十万个冷笑话哪吒复活2

2018年01月08日 11:09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此时,绑住它的究竟是脚上那条有形的绳子,还是它小时候用身体、头脑、整个生命所记住的那条无奈、无助与痛苦的无形绳索呢?

  

   “是苏浩阳在打球?我们别溜冰了,快点去看看!我说自己的小姐妹说,这苏浩阳不仅球打得特好,而且人长得也超帅,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是个单身。我们快点去看看!”听了自己男朋友的话之后,某女生赶紧到了场边,将溜冰鞋一脱,换回了自己的皮靴,急匆匆地就向篮球场那边跑过去。

  

  觉察并不是一个点,也不是一个平面,它是存在于三度空间之内的。第一度空间是它的宽广度,第二度空间是它的深度,第三度空间则是它的时间。

  

   “苏浩阳,我爱你,你太帅了!”场边也不知道是哪个花痴首先喝出了声来,所有人一下子就像是被火星所点燃的沸油一样,一下燃烧了起来。欢呼之大,让在银泰百货内购货的顾客连连侧目,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永远沐浴在热情的光影中。

  看到一个让你不舒服的人,你是否在当下就能停下来看一看“我这个不舒服到底是什么感觉?他的哪个部分、什么特质让我不舒服?那个不舒服的感觉想要我做些什么?我对这种感觉是不是一直都很熟悉?”就像这样,在平常的生活里,碰到每一个发生、每一个外缘的刺激时,都能保留一份能力和一份觉察来看看自己,而不是立刻武断地认定对方是一个讨厌的人,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事实。而真正的事实是,它只是自己生命里的一个投射,它可能与你生命里的某一段经历有关系。

  

     1. 不重要

  

  

     显得

  

  

   当苏浩阳吃完饭,走回教室之时,教室里早已是空无一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都已经聚集到了操场上。

  

  

  

   当球运至左手时,苏浩阳确实是往左边迈出了一步,上半身也确实向左边晃动。但是很快的,左手就又将球拉了回来,在胸前一个交叉。向沈况的右手边突了过去。

   我发现,日常生活中,爱戴与钦慕的赢得,是通过每天甚至每小时经常发生的那些看得见的细小的善意行为,它们从一个人的言辞,声调,手势和表情中流露出来。仁慈的人很容易把他的快乐感染周围的人,善良的心好像快乐之泉,使周围每个人闪耀着笑届。每晚就寝前,我庆幸自己已使至少一个人更加快乐或者更加聪明,或者至少更加对自己感到满意。

  

     反过来,如果你打开那个本子,竟然发现最后一页记录的日期是好几天前甚至上个月的日子,那你就会心慌并且愧疚,而这种感觉就是你去做一些”正经事儿 “的最实在的动力。但是,但是,如果你不记录下来,仅凭那靠不住的记忆,你就会很容易原谅自己,继续放纵下去,让时间白白度过,不给你带来一点收益。最要命的、也更可能因为你没有记录而带来的结果是:你根本就没体会到自己有任何理由自责--因为你不知道你失去的是什么。

  

  回头想想:这种动物原本应该在它生长的地方——非洲的一片大草原里自由地活动。可是在它大概只有一岁的时候,人类为了捕捉它、把它卖给马戏团,而设下了重重陷阱追捕它。终于,它掉进了陷阱。虽然那时候它的身体比现在要小几十倍,力量也比现在要小几百倍,可是现在在它脚上的那根麻绳,在当时无论如何是绑不住它的。即使在它幼小的时候,人们也必须要用粗大的铁链、借着深埋在地下的木桩才能绑住它。虽然如此,只有一岁的它,因为拥有本质上的自由动力,所以纵然知道脚上的铁链无法挣脱,它会一次又一次不停地向前冲,怒吼着、哀号着、挣扎着,一天、两天、三天,它腿上最坚韧的皮肤迸出了鲜血,但是向往自由的天性使它依然要挣脱那巨大的铁链。一天又一天,鲜血不停地流,声音也喑哑了,它放弃了挣扎,用它整个身体和头脑记住了脚上的疼痛及挣扎的无奈,然后它放弃了!从此在每一个日子里,为了要得到食物、得到赞赏、得到人类的一些抚慰,它学会了许多表演动作,最后它加入了这个表演团,做出许多让我们开心、欣赏的动作。现在只要一根细细的绳子就能绑住它,让它在麻绳所限制的有限范围内活动。它忘了自己的身体已经是从前的几十倍大,力量也比以前强了好几百倍,它也丝毫没有觉察那根麻绳根本就绑不住它。

  

  

  

     正如理财的时候,第一步是要弄清楚自己的钱都花在什么地方了,管理时间也一样:第一步就是要搞清楚自己的时间都用来干什么了?以下这几组练习会让每一个人心惊肉跳的。

  

   “懦夫,为什么不自己打?”沈况怒视着将自己给‘耍’了一回的苏浩阳,怒气冲冲地责问道。

  

  

   每当我抱怨时,苛刻的目光将我刺穿。每当诅咒时,憎恨的目光必定回视着我。

  

  觉察的第二度空间是深度。潜意识就像一座冰山,无限宽广而且无限的深。冰山所露出来的一角,仅仅是表面上我们看得到的一个行为――当然也有很多人连自己的行为模式都没有觉察到。所以觉察要向深处去探索:首先你要觉察到自己的行为,然后再看看自己的行为之下还有些什么样的思想模式,造成你这样的行为;在思想的下面还有所谓的感觉,比感觉更深的地方有情绪,比情绪更深的地方有所谓的伤害,比伤害更深的地方有害怕、恐惧。而在比恐惧更深的地方有渴望、欲求的失落与满足,而再往下还有我们的价值体系。举例来说,每当有人误会你的时候,你就离开那个人,你觉察到自己这种行为模式,就可以向更深的地方去看,当你离开的那一刹那,你头脑中浮现什么念头?或许在那一刹那间,你头脑里浮现的是:“唉,再讲下去也没有用,算了吧!”这句话在你生命里是否也是一个思想模式,它是否经常在操纵着你的许多行为,总是浮现在许多重要的关头,然后影响着你的行为、你的抉择呢?

   如果我能够格守在此所发的誓言,未来我所呼吸的空气必将闪耀着爱和美好的希望,那么从这一刻起,我又怎么会失败呢?我不再难以与人相处了。

  

  我常告诉父母亲们,如果自己内在的世界变了,如果你了解“我是一切的根源”,假如你和我能同样看到这个孩子内在的世界,可能与这个孩子相处的方式就会不同。你的反应不同,当然你所面对的孩子、孩子与你之间的关系也将会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了解“我是一切的根源”,开始看自己的内在世界的重要性。

   这么多年来,我怎么没能窥破这个现在看来简单明了的道理呢?为什么我们许多人任凭生命中的黄金时刻从身边流走,却只看到淤沙?为什么我们总要等到天使走了才恍然想起他们曾经来过?机会常常微乎其微,以至于我们对它们不屑一顾,但是它们常常是伟大事业的源头。机遇无所不在,所以我必须常常悬钩以待,否则在我最不经意的时候,大鱼便游走了。

     (一)认真回忆一下并记录昨天你都做了什么。逐条记录下来,前面写上标号,后面标注出做那件事情所花费的时间。比如:

  

  

  

  

  

     路途往返--三十分。

   当然,如果我以这样的态度工作,每天多走一些路程,我必须准备面对那些从不努力工作的人的嘲笑。为了在短暂的一生中有所作为,我必须集中精力,体力和时间,而对那些无所事事的人,我尽可以置之不理。就这样吧。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