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吐槽星人

2018年01月08日 11:08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我的看法不会再被我的态度损害了,因为我的态度已经改变。

  

     上了岁数的人遥望过去的时候,那些曾经让他们痛苦万分的事情早就忘干净了,或者早已经无所谓了,然而那些能够记得清清楚楚的事情都是美好的--所以,他们当然会怀旧!所以说,怀旧是一种错觉。甚至它更可能只不过是幻觉。有人用过这么一个比喻:如果说记忆本身是葡萄,那么回忆的过程就是发酵。每个人都有努力使自己的历史变得更加清白更加美好的倾向,所以,往往会不自觉地给自己的记忆进行各种形式的修补、甚至要进一步精加工,然后才会觉得心满意足。

  

  

     昨天晚上,我就翻到了这一个句子:“快乐是一种本事”。我突然发现,我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忘记了快乐。我的大脑死机了。

  

  【韬略型】

  

   我漫无目的地在生命的旅途中游荡,眼中饱含自怜的泪水,没有注意到那准备将我载向美好生活的金镂战车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穿着希尔球服,只比沈况矮了小半个头,身高在一米八七左右的男子正打量看着沈况三人。不过他那略带稚气的脸来看,顶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昨天晚上,我就翻到了这一个句子:“快乐是一种本事”。我突然发现,我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忘记了快乐。我的大脑死机了。

   这穿着希尔球服,只比沈况矮了小半个头,身高在一米八七左右的男子正打量看着沈况三人。不过他那略带稚气的脸来看,顶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前面已经提到我作为老师经常遇到学生问“老师,这个方法真的有用么?”其实,我知道学生的问题不止这一个,他们还有更进一步的问题。当然,只有聪明的人才去关心方法,这没什么不对。然而,学生总是过分关心自己正在用的方法是不是正确。仅仅正确还不够,还要考虑这方法是不是足够巧妙。更进一步,除了正确与巧妙之外,还要有效率,因为人生苦短,如果成功太慢那么幸福必然减半。

  【什么样的职业最适合你?】

  

  

   难道我的脸上长花了吗?沈况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犯着嘀咕。

   对抗了什么情感?

  学习觉察首先要看我们是不是觉察到所有的宽广面?有没有将自己的觉察扩散到生活的每一个领域?我们在这个单元里谈到的每一个觉察,都包括洞察与觉醒。觉察像是一个探照灯,你照到哪里,它就会在哪个地方觉察到更多的东西。譬如:你现在正在看这本书,你很可能会忽略身边许多声音,所以现在请你合上书,用一分钟时间仔细去听听周围的声音……

  

   话声刚落,苏浩阳就在沈况的面前干拨起来,扬手便将球给投了出去。而站在他对面的沈况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将球给投出去,要知道此时苏浩阳所站的位置离三分线还差得有一步之远啊。

   重新鼓起士气的沈况接过了高明发出来的边界球,再次与苏浩阳对上位。

  

  

   我终于明白,原来这世界上有着三种人。第一种人从自己的经验中学习他们是聪明的。第二种人从别人的经验中学习他们是快乐的。第三种人既不从自己的经验中学习,也不从别人的经验中学习他们是愚蠢的。

     基于过程的记录,不仅更详尽,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好处--遇到结果不好的时候,更容易找到缘由。想明白“基于过程的”与“基于结果的”两种记录之间的区别之后,我开始尝试着在自己记录的每个事件后加上时间。

     问题出在哪儿?千万次,我问自己。

  

  

     附加工作:给达维陀娃和布里亚赫尔写信,六页--三小时二十分。

  

  

   “阿况,快看,那边的篮框没人,快点去抢住,要不然还真没有地方可以打球了!”随沈况同来杭州的兄弟兼球友刘为一见还有一个半场还空着,赶紧一扯沈况的衣角,向那空着的半场快步走去,深怕走得慢点这场子就便别人给抢了。

     另外一个经典的例子是著名的心理学家维克托·弗兰克。他的父母、妻子、兄弟都死于纳粹魔掌,而他本人则在纳粹集中营里受到严刑拷打。有一天,他赤身独处于囚室之中,突然有了一种全新的感受--他突然想明白,“即使是在极端恶劣的环境里,人们也会拥有一种最后的自由,那就是选择自己的态度的自由。”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有些哪怕是常识的东西也需要亲身经历过后才能体会”。当然,那之后的许多年,我一直致力于挣扎的是另外一个方向--如何运用心智的力量在尽管还没有机会亲身体会的情况下,仅凭心智就可以像真实经历过一样深刻体会?(以后的文字里,我会详细解释如何摆脱经验的局限。详见4.b 摆脱经验的局限。)

  

  

  

  

   苏浩阳略略高速了步调后,一个大跨步,两腿微曲,用力跃起。

  

  

     分类昆虫学(画两张无名袋蛾的图)--三小时十五分。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