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遇上德玛西亚

2018年01月08日 11:06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人与人之间心智差异无法想象地巨大。中文里有词这样形容:人们总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英文里也有这样的说法“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其实最终描述的都是大多数人缺乏心智运用能力而产生的种种形式不同却出自同一本质的行为现象。

  

  觉察的第二度空间是深度。潜意识就像一座冰山,无限宽广而且无限的深。冰山所露出来的一角,仅仅是表面上我们看得到的一个行为――当然也有很多人连自己的行为模式都没有觉察到。所以觉察要向深处去探索:首先你要觉察到自己的行为,然后再看看自己的行为之下还有些什么样的思想模式,造成你这样的行为;在思想的下面还有所谓的感觉,比感觉更深的地方有情绪,比情绪更深的地方有所谓的伤害,比伤害更深的地方有害怕、恐惧。而在比恐惧更深的地方有渴望、欲求的失落与满足,而再往下还有我们的价值体系。举例来说,每当有人误会你的时候,你就离开那个人,你觉察到自己这种行为模式,就可以向更深的地方去看,当你离开的那一刹那,你头脑中浮现什么念头?或许在那一刹那间,你头脑里浮现的是:“唉,再讲下去也没有用,算了吧!”这句话在你生命里是否也是一个思想模式,它是否经常在操纵着你的许多行为,总是浮现在许多重要的关头,然后影响着你的行为、你的抉择呢?

  用四色(荧光)笔划下自己读书时的想法、念头、感觉、情绪等状态,来探索自己的生命经验,从而更加了解自己。

  

  

   “喂,你们三个,没听到我们老大在问你们话么,连屁都不放一个,装什么B啊?”

  

  

   我的生存有了新的意义。失败不再是我的常伴。不久前,从我开始记住微笑时起,空虚、孤独、无力、悲伤、烦恼和失望就不复存在了。别人也同样向我微笑,对我关怀。我们共同点燃爱与幸福的烛光。

     (一)认真回忆一下并记录上一周你都做了什么。

   每天结束时,我精疲力竭。任何为我的日子笼上阴影的错误、失败或者事故都很快得到原谅。我向自己许诺,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也许那时生活会对我温和一些。我错了!

   我将全力以赴地完成手边的任务。

   阿雅你好好看着这场比赛,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配得上你的那个人。

  大.学.生|小.说+――用勇气去接触生命中的每一个真实的发生你是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今天上算术课时,老师告诉你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二等于三、二加二等于四,你学会了。放学回家时,在校门口碰到校长,他问你:“小朋友,今天上学开不开心啊?”你说?:“很开心!”校长又问你?:“今天有没有学到些什么啊?”你会说?:“有啊,今天老师教我们算术。”校长说:“那我问你,一加一等于多少?”你很高兴地回答:“一加一等于二。”突然,校长沉下脸说:“胡说,一加一怎么会等于二?一加一应该等于三!你是哪一个老师教的?”在这一刹那,你会有什么反应?请用你是第一天上学的那个小孩的心情而不是用现在的你去想象这个画面。我猜想,刹那间你很可能会陷入一片愕然、混乱、不知所措。“奇怪,今天老师明明教我们一加一等于二,怎么校长告诉我是等于三呢?到底哪一个才是对的?我到底要听谁的才好?我该怎么办?”甚至头脑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如果让你回到现在的你,有人告诉你一加一不等于二,而是等于三时,你会很肯定地告诉他:一加一不是三,而是二。你不会有那种无所适从、彷徨、疑惑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呢?我经常在研修课程中告诉学员们:生命潜能不是理论、不是技巧、不是知识,而是一种智慧、一种经验――一种你要重新回到自己本身存在的经验。这是一门向自己本身的存在、向自己的经验去学习、去觉察的研修课程。我也经常告诉学员们:如果你要学习的是理论、是知识与技巧,那么,花这么多天的时间,花这样高的代价到这儿来太可惜了。如果你想成功,只要到书店买一本“成功之道”;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想要改善人际关系,随时可以到书店,花几十元买一本“如何成为快乐的人”或一本“如何建立人际关系”的书读读,那里面会告诉你所有的方法、技巧和理论,而不需要参加生命潜能的研修课程。如果问一个小孩:“小朋友,你知道一个人要怎么样才会成功?”他一定会说:“一个人要有恒心、有毅力、有自信、不怕失败、勇往直前才会成功。”这是连十几岁的孩子随时都可以回答的问题,但是为什么世界上成功的人,快乐的人,却是如此少呢?这使我想起一句话:“三岁小孩都知道,八十老翁做不到。”我们可以回头看看在现代的教育制度下,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我们现在的教育偏向于知识的收集、资讯的累积与技巧的学习,主要教孩子学会怎样在外面的世界去寻找,怎样去看外面的世界,而很少教孩子向内自省,和自己的存在在一起。整个时代的价值观和文化,都教我们如何修饰外在的自己,偏向外在的价值,在外在的世界寻找我们所要的;而没有一个教育系统告诉我们,其实我们的内在才是最丰富的宝藏,我们存在的每一个刹那才是真实的。记得小时候和邻居小孩一起玩儿,碰到意见不同或有冲突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告诉对方“我爸爸怎样说,我妈妈怎样说”。用大人所说的来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再长大一些,上学了,回到家里,和家人意见不同时,就开始会说“老师怎样说”。再长大一些,我们从更多的人、更多的地方学到更多的知识,我们会开始说“孔子说、孟子说、某某人说怎样”。甚至我曾经看过两个小孩在玩游戏之后,有一个小朋友不认账,另外一个小朋友告诉他:“孔子说不可以耍赖。”我不记得孔子说过这句话。或许这是一个笑话,但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活在“别人怎么说”的世界里,却很少回头看看自己的感觉是什么?自己的需要是什么?自己的想法是什么?我们总是要借着外面的世界和许许多多别人的经验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我们学会了累积许多知识与技巧,总是要用“别人觉得那是对的”来证明自己是对的,而这就是知识与经验最大的不同。在真实的人生里,我们经常像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脑子里装的都是一些知识,都是一些别人告诉我们所谓“对的”情况。可是有一天,突然另一个人告诉我们“不,这是错的,应该那样才是对的”时,刹那之间我们会陷入困惑、迷惘、挣扎而无所适从。因为在我们的内在没有自己生命的经验作为智慧的根本,在我们生命里没有觉醒、没有洞察。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我们一直依附在这个社会和历史的一些人物上。当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和现实环境产生冲突时,就开始有了挣扎和冲突;当我们所学的“好坏对错”与他人所学会的“好坏对错”发生对立、冲突时,就会产生人和人之间的冲突与对立。像这些只在脑子里的学习, 它没有经过生命的经验,没有经过自我的洞察、觉醒,都只是属于知识层面的。如果那个刚念小学一年级的你,当天没有碰到校长,回到家里妈妈给你一个苹果,爸爸下班回来又给你一个苹果,加起来刚好是两个,你开始用自己的经验去证实了一加一等于二。在此后的人生里,你用自己生命的经验一次又一次学会了一加一等于二,所以直到现在,当有人告诉你一加一不等于二的时候,你不会再感到迷惘、困惑,反而会认为这个人不正常。如果我们的生命里有了洞察、觉醒的智慧,那么,我们将不止存在于知识的领域中,更能开始拥有生命的智慧。智慧是伴随着经验、觉察而产生的,如果你此时觉察到自己内心有悲伤、难过或生气,而你又开始敬重自己生命里的智慧,那么,无论多少人告诉你这些悲伤、愤怒、难过是应该或不应该、是对或是错,你会坚定地认为它都存在,那是一个事实。从这一刹那开始,你便跨入了智慧的殿堂,开始了解生命的如其所是,所谓的菩提,所谓的智慧、真如、真相就开始产生。所以,智慧是跟着觉察而来,而知识只是接受他人告诉你什么是对、错、好、坏;知识是属于眉毛以上三寸的东西,而智慧则是你用自己的生命、灵魂去学习,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在生命潜能研修中我们特别着重于内在的一些觉察以及和自己接触,了解自己这一刹那在想些什么?我有些什么样的行为?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情结在我内心深处、在我灵魂深处正在发生?当下我的生命里发生了什么?我正在经历的是什么?然而,有许多人活在知识的技巧和方法的领域里,他们不但未曾用自己的生命经验去理解、去充实自己生命的智慧,反而用他们所学会的一些方法和理论去教导别人。我记得几乎每年高考时,电视台或一些报纸媒体,为了鼓励考生,总会找些知名人士给考生一些勉励。我最常听到的就是他们告诉考生:“最重要的是要有平常心。如果能以平常心去应考,就可以发挥实力,得到好成绩。”我常想:要做到把持“平常心”是何等困难。当然在知识的领域来讲,这三个字说起来非常容易,但是在智慧的领域里,我想花上三四十年都很难做到“平常心”这三个字。我听过对“平常心”最好的解释就是:假如有一块长二十米、宽三十厘米的木板摆在地上,你当然能很轻松地从上面走过;但是如果同样的木板是架在悬崖上,下面是万丈深渊、嶙嶙巨石,这时,如果你也能从这块木板上走过去,就如同在平地上一样安稳、一样从容,这个时候你便可以说你做到了“平常心”。像吴清源、林海峰、曹熏铉这样的围棋高手,也是在围棋的领域里磨练了三四十年,才能在重要的一子胜负的关键时刻,保持了平常心来下那一盘棋。我也经常看到当一些人碰到困难和挫败,求助于别人时,有许多所谓的“老师”会告诉他们:“看开一点嘛,想开一点就好了,只要你把心里面现在的感觉放下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像这样知识性的教导何其多,但是他们真懂得“放下”吗?他们真的用自己的生命经验了解了“放下”吗?他们真的具备“放下”的智慧吗?什么是“放下”?连释迦牟尼这样有智慧的人,也花了六年的时间不停地求道、不停地追寻,用尽努力,但是最终仍然绝望了――什么都没有。他灰心至极,拖着疲惫的身体渡过恒河,在菩提树下静坐四十九天。刹那间,他抬头看到天上的星辰,他得道了,这时候他真的懂得什么叫“放下”。这个“放下”是释迦牟尼花了六年的努力,终于决定放弃的那一刹那,在他生命最深的地方了解了什么叫“放下”。我想生命的智慧是要用自己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经验,带着觉察,而逐渐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没有经历过追寻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放下”;没有经历过生命里大悲伤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慈悲;没有经历过害怕、软弱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勇敢。我们将在下一章――烦恼即菩提――这个生命潜能基本的哲学观中更详细地讨论它。有勇气去经验自己生命里的每一个发生、去看每一个存在的事实,才能在生命里开始拥有智慧。跨入智慧的殿堂之后,你将会发现整个世界和以前我们活在知识领域里所看到的表象是不同的。你将看到许多事物存在的本质,你看到的是一个跳脱分别心、差异心、“如其所是”的世界,这时你对生命的本质有洞见的智慧而不只看到它存在的表象。就如同刚才我们所说的,当你感觉悲伤、生气的时候,无论有多少人告诉你那是不应该的、不对的,可是他们都不能改变这样的事实,因为你了解那个悲伤的存在,不是任何人可以否定的。这时候你便逐渐成为一个有智慧、有大勇气的人,会去承认、去看整个世界的真相。你看到的不仅是小孩子偷钱这个表象行为,你开始可以看到他更深层的存在,而你之所以可以看到这个孩子内心深处的存在,是因为你曾经勇敢地经历过充满欲望的自己,所以你才能看到世界上这些存在着的真相,而不迷惑于表面行为的好坏对错。因为存在的事实是没有好坏对错的,它就是如此。(部分略……)我经常在上课时告诉学员:如果你要的只是一个表象的快乐,如果你觉得只有快乐才有价值,那么你一定会痛苦。生命潜能是一个跨入智慧殿堂的旅程。首先,你要学会用极大的勇气去面对所有生命里存在的真相。刚开始时会有极端的痛苦,这是因为在过去的生命里你所学会的安全、随波逐流和生存在他人所谓的“正确”观念里,两者间有很大的冲突,所以你会害怕、混乱和恐惧,这个时候或许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阶段。但是,也就从这一刻起,你已跨入智慧的殿堂,开始寻找真理――生命的真相。慢慢地,你将度过这个时期,当你开始逐渐不但能看到,甚至能接纳每一个生命的真相,并和它在一起时,就会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快乐。只有智慧的人,才能有真正的喜乐。快乐要走的时候,想要强留它的人会有痛苦;痛苦来时,想要赶走它的人,却会经历更深的痛苦;痛苦来时,能够和它在一起的人,才是一个自由自在的生命。一个开始跨入智慧殿堂、不仅存在于知识领域的人,才会开始懂得接纳生命里的每一个发生。智慧是和洞察、觉醒紧密相连的,唯有开始觉察,才能开始具备生命的智慧。在这里,我试着鼓励读者跳开外面世界,进入智慧的殿堂,去勇敢面对生命里的每一个发生,即使在这个过程中会有痛苦、混乱和挣扎,但那才是生命的价值。自己的存在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浮现出来,最后你一定可以真正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人”,活着真好。你开始认同了世界的每一个“存在”不是好坏对错,而它就是存在,就是有它的价值,然后进一步不但对自己能这样,对身边的人、对整个世界也能做到这一点,我想那就叫做“慈悲”。没有批判、没有论断,只是能够允许整个事件如其所是,那个时候就叫做“菩提”,而那是一种更深层的智慧。(部分略……) Www.dXsxS.cOm

   “GameOver!”冲着那还坐在地上,一脸沮丧的沈况,落地后的苏浩阳微微一笑,但是笑容中的酷意与霸气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沈况的心里。沈况知道,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今天的经历的一切。

   我每天所做的事情虽然有限,却也是有意义的。世界的进步并不单单靠英雄们有力的臂膀向前推动,每一个诚实工作着的人都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对于工作的真爱,不是源于金钱,不是因为时间的消耗或是技能的实践,而是来自对于成功本身带来的骄傲与满足的渴望。

     这是个仅仅用语言文字很难说清楚的事儿,不过,如果我给你一两个例子,你马上就可以弄清楚。不知道你看过那部著名的电影《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没有?电影里的主人公约翰·纳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是历史上第一个广为人知的“用自己的精神战胜了自己的精神病”的人。换言之,纳什通过挣扎学会了控制自己的大脑,不再为自己大脑中的幻觉所控制。

   而负责看守他的高明心里则很是惊讶。原本以为这对双胞胎,只不过是配角罢了,可从刚才这次扣篮来看,自己的这一想法显得甚是可笑。

  

  

  

  

  

  

   ‘嘣’的一声,那颗斯伯丁的篮球就像是一支离弦的箭一般,狠狠地刺穿了篮网,砸向了地面。好霸气的一球!

     当然,三流人才以及更不入流的人才,猎头对他们也没兴趣,因为他们根本不具备,或者很难具备可开发潜力。所以,猎头会最关注二流人才。因为这些人在任何一个团队中,都会有强烈的”未被承认“的情绪;他们待遇不足够地高;满足感不足够地强;经常觉得别人对他们不足够尊重;背负的责任也没有那么多;对自己的名誉还没有像一流人才那么重视……所以,一个团队中,二流人才是最容易产生流动愿望的。与此同时,因为所谓”一山难容二虎“的道理,在那些被定义为” 二流人才“的人群中最可能存在”另外一只真正的老虎“。

  

  

   不能完成一件伟大而有意义的事情。

  

  

     很多人并不了解自己大脑的机制,所以,他们不由自主地被自己的感觉所控制。他们把背单词当作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乃至于书店里从来都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年年改头换面的所谓“趣味记忆法”来满足他们想要摆脱痛苦的需求。实际上,他们不知道,正因为他们把背单词当作痛苦的经历处理的结果是,每个单词的记忆都包含着痛苦-- 我们的大脑为了保护自己,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把这些单词遗忘!

  

  

  

  

  

  【人人都有自己的金矿】

   我一直拿过一本书,匆匆翻过,便又合上。

  

     工作中常常遇到这样一些人,他们洋洋得意地告诉你,”又有一家猎头公司找我了……“被猎头看上,往往是这些人炫耀,或者与上司讨价还价的资本。可是真的是他们所想的那样么?

   我比以往更加优秀。

     √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