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正能量语录

2018年01月08日 11:08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这个让我想想,似乎杭州的院校五一期间都不对外开放。想找个可以打球的地方很难!”被如此问话的汪洋心里虽然不爽,但比了比自己与面前之人的身高体重之后,思索了半天,说了一句等于没说的话。

  

  

  

  我也经常看到当一些人碰到困难和挫败,求助于别人时,有许多所谓的“老师”会告诉他们:“看开一点嘛,想开一点就好了,只要你把心里面现在的感觉放下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像这样知识性的教导何其多,但是他们真懂得“放下”吗?他们真的用自己的生命经验了解了“放下”吗?他们真的具备“放下”的智慧吗?什么是“放下”?连释迦牟尼这样有智慧的人,也花了六年的时间不停地求道、不停地追寻,用尽努力,但是最终仍然绝望了――什么都没有。他灰心至极,拖着疲惫的身体渡过恒河,在菩提树下静坐四十九天。刹那间,他抬头看到天上的星辰,他得道了,这时候他真的懂得什么叫“放下”。这个“放下”是释迦牟尼花了六年的努力,终于决定放弃的那一刹那,在他生命最深的地方了解了什么叫“放下”。我想生命的智慧是要用自己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经验,带着觉察,而逐渐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没有经历过追寻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放下”;没有经历过生命里大悲伤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慈悲;没有经历过害怕、软弱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勇敢。我们将在下一章――烦恼即菩提――这个生命潜能基本的哲学观中更详细地讨论它。

  

  

   我永远沐浴在热情的光影中。

   让我遵循这条特殊的成功誓言:

  

  

  

   如果,我们不去控制我们自己的大脑,甚至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我们可以控制我们的大脑,我们就只能被我们的大脑所控制。让我们先描述一个日常生活中特别常见的场景。

  

     那天发现自己竟然是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唐吉诃德的那一瞬间,感觉真的是特别诡异:万念惧灰的同时竟然能体会到在烈火中重生。直接来自感官的感知,很容易与人分享,然而思想上的体验却往往难于用原本就有缺陷的语言文字进行表达。但,我想应该有很多人有过与我相同的体验。

     二〇〇五年十一月九日,成都市

  

     反过来,自己做的挺好,但就是不喜欢,纯粹因为那事儿对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具体的意义--事实上这种情况少之又少--那就直接换一件事情做就完了。事实上,谁有能力逼你去做一件你确实不喜欢做的事情呢?如果真的被逼去做了,去做自己能做好的事情,能有多讨厌呢?

     问题出在哪儿?千万次,我问自己。

  

  

     * ……

   “你那位朋友算是惨了,估计是之前的话把我们老大给惹火了,我跟着老大打球也有些时候了,还没见过老大这么不给人留情面的。啧啧……今天看来是有好戏看了。对了,忘告诉你,别看我老大长得不高,可最喜欢的就是将别人那种看似必进的球给煽出来,真不知道老大是怎么想的,一个打前锋的,居然好这一口。”

   那从他手中冉冉上升的篮球很快的就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摁在了篮板之上。一件醒目的三十三号球衣再次印入了沈况的眼中,不是苏浩阳是谁?

  

   我怎么像多数人一样,一直忽略了这个伟大的真理呢?

  

  

  

   就当这汪洋正在惊叹那沈况还有两个与其一样高大,甚至比他还要高大的同伴之时,其身边一人不禁有点担心地向其发问。

  

  在生命潜能里,第一个哲学就是:我是一切的根源。两千多年前,佛陀就说过,“万法唯心造。”整个世界是我们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佛家很喜欢谈因果关系,现在我们也借着因果来看一看“我是一切的根源”,看看我们生命里过去的经验、我们的潜能、我们许许多多的制约为我们创造出什么样的世界。在潜能开发的领域里,我们又该如何协助自己创造生命里更大的可能性。

   我使自己生活在一个没有微笑的世界上,一个充满失败的世界上。我一直责怪别人与我为难,现在才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你们可以去杭州银泰百货顶楼的球场去打球。那儿肯定是对外开放的。”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自抛自接,团身一百八度反扣?!我没有看错吗?我不是在看美国的街球高手打球吧?”某些人在看到了苏浩阳的表演之后,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三)兴趣真的那么重要么?

     相对于坚持,方法有多重要呢?很多的时候,哪怕说不重要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其实也并不是特别过分。所以,有那么多的人在不停地寻找更好的方法,是件非常可笑却又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与其不停地找更好的方法,还不如马上开始行动,省得虚度更多的时间。

  

  

   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成就都可以称为热情的胜利。没有热情,不可能成就任何伟业,因为无论多么恐惧、多么艰难的挑战,热情都赋予它新的含义。没有热情,我注定要在平庸中度过一生;而有了热情,我将会创造奇迹。

  

  罚,或者他们曾经大声地向你吼叫。这样一个经验,可能就成为你生命的一个制约——虽然我们已经忘记了当时自己是如何害怕、如何恐惧,但是这样的一个制约却跟着自己的生命,所以当你长大成人后,虽然有急事要找朋友,刚好他在和别人谈话,你就会不知该如何介入才比较妥当,也不知该如何处理自己当时的焦虑和烦躁,然后总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坐立不安的感觉卡在你的心里,使你无法介入别人的谈话中。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