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现励志的诗句霸气

2018年01月08日 11:08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让我遵循这条特殊的成功誓言:

  大$学$生@小`说"网――接纳和欣赏生命中每一个春夏秋冬有一则关于老子的传奇故事中描述,老子倒骑着青牛进城。这个画面让我非常感动,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我却试着去体会老子当时的心情。我发现老子当时的心境,很可能就是我在生命潜能这个领域中努力想要成就自己的心境。生命里有许多的控制与操纵总是让我们看自己想看的、做自己想做的、走自己想走的路,可是我想,老子倒骑着青牛进城时,他一定不去猜测也不去看前面到底有什么,而是让一些风景自然地倒着在眼前出现,也因牛是慢慢走着,所以风景也是慢慢地、自然地、倒着浮现在他眼前。出现什么,就接受什么、就看什么、欣赏什么。我想这就是自然,也正是生命潜能终极的真义――能够接纳、欣赏,能够和这个世界每一个真实的发生、每一个存在在一起,不排斥、不批判,如其所是地去看、去欣赏。自然是最美的,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去做,永远无法做得比自然更好。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里,人类拼命想要征服自然,想要控制、操纵自然,然而慢慢地,我们发现,人类对自然的征服是一种破坏,只要有人类的地方,就有破坏――南极的臭氧层有一个黑洞,热带的雨林更在逐渐减少中。人类渐渐发现自然本身是一个生命体,它是有生命的,人类在二十世纪末才学会如何与地球和谐相处。我们的思想开始改变,从操纵自然、征服自然、控制自然的“雄心”里,开始学习试着去了解大自然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我们又该如何与它和平共存,这也是最近几十年来环保意识兴起的原因。中国有句古语:“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物质文明发展达到登峰造极的时候,人类将回归到心灵与精神的层面;人类的思想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时候,也开始会回归到情感、内在的世界;人类的操纵与控制达到某一个极至时,也会开始向大自然学习;人类的社会规则、礼教达到了某个极点,这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人性的省思、对人性的尊重,也才会在这个时候逐渐复活、兴起。所以目前在欧美有许多从事人类潜能运动、从事人性与心灵工作的人,也认为从星象与黄道上来看,整个宇宙将从双鱼座时代进入宝瓶座时代。目前这股潮流,被称为新时代运动(New Age Movement),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已极其兴盛。亚洲的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我们也可以看到,已经埋下了这样的思想种子。按照目前的社会形态,我们不妨好好省思一下,就金钱、物质而言,我们仿佛比以前更富足,是三十年前的几十倍或几百倍。可是,在三四十年前,每一户人家几乎都有自己的房子,但现在却有那么多的无壳蜗牛;在过去,一个五六口之家,只要有一个人认真工作,全家就可温饱,生活得非常满足。但是现在呢?有很多夫妻两人拼命工作,却无法满足生活所需,一辈子买不起一套房子的也大有人在。难道我们真的更富裕了吗?三十年前也许要花上两天的时间才能从北京到广州,现在只要搭上飞机,两小时三十分钟就可到达,从表象上看,我们赚到了四十五个小时又三十分钟,赚了这么多的时间,应该就更有时间才对,可是,与三十年前相比,生活的脚步却是更加匆忙。我们真的赚到了时间吗?对于人性的省思,老子、庄子与佛陀都有同等的智慧,庄子曾经描述:一只海鸟,被海风吹到鲁国境内,鲁侯看到它,非常喜欢,就把它供奉在太庙里,用最好的乐团奏乐,烹宰羔羊供奉它。但是三天后,这只海鸟却闷闷不乐地死了。庄子听到这件事情后,感叹地说:“唉!海鸟应该是被当作海鸟来对待的,而不是被当成一个人来对待。”我相信鲁侯是真心喜爱这只海鸟,希望它快乐,他用所能给的最好的来给它,可是却因此而杀死了它。很多人就像那只海鸟一样,因为深爱我们的人,用他们的爱来爱我们,因而杀死了我们。同样地,我们很爱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们也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杀死”了我们的孩子。(部分略……)多年来,自我成长之后,在我的工作坊里、在研修课程中、在接触更多人的成长经验中,每当陪同学员共同面对根深蒂固的观念时,我总有极大的无力感。整个文化中对人性、对自然、对孩子的贬损和不敬重之处,根植在我们生命里如此深的地方。正如鲁侯以他认为的“爱”杀死了那只海鸟一般,我自己已为人父,所以深信每一个父母都深爱着他们的孩子,然而“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棍棒之下出孝子”、“孩子是不懂事的,孩子是需要教导的”等等,这些在我们观念深处对孩子的贬损,总认为孩子不如大人,却是对孩子的一种伤害。(部分略……)同样地,如果你在生命里能够拥舞自然,对自己的喜悦、愤怒、悲伤、恐惧,甚至于它们所延伸的许多感觉,都能够跳开自己的价值观,开始拥舞它们,深入自己各种不同的情绪中,你自然会得到真正的生命。曾经有一位国王为了让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也不要因失意而沮丧,找来全国最聪明的七位智者,看谁能送他一句话,使他达到这种境界。这七位智者花了七天七夜的时间,终于找到“这也将过去”五个字送给国王。每当他开心得意时,这五个字会提醒他别得意忘形;当他遇到挫败时,也会提醒他不要让自己绝望。是的,在生命中的变迁和宇宙间的变化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它随时都在变。如果我们想要的是不存在的,或不想要一些存在的真相,那都是违背真实、违背存在、违背真理的痛苦。在生命潜能之旅中,你将渐渐开放自己的感觉,你会渐渐觉察自己内在的生命、外在的世界,是多么丰富与多姿多彩,你能够接纳、允许,也能存在于每一个当下,或许有一天,我们也能像老子一样倒骑着牛,不去控制、操纵这个世界,而是允许它就是那个样子,能够接受每一个当下的经过,那么在那一刹那,我们也将自由。那时,所有与你接触的人,也都会从你这里得到敬重、自由和最深的、无条件的真爱。那个时候,你的存在就是给自己最美的礼物;那个时候,你就是道,你就是自然。再一次提醒你,这条道路是一个过程,是缓慢、渐进的,不是一个目标或目的,更不能速成。只要你走上这条道路,你就会每天感觉到自己的进步,渐渐地你就越来越能拥舞自然。 wWw%dXsXs%coM.

   我以微笑面对愤怒和仇恨吗?

     这个逻辑非常完整,乃至于他们对此坚定不移,更至于我从来没想过竟然还有这样一种“合理”的可能性。仔细想想,几乎所有拒绝学习的人其实都正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这个推理准确无误,才那么理直气壮地选择拒绝学习。

   而与场上刘凯兴奋的表情成为鲜明对比的,是四班场上队员那一个个垂拉着的脑袋。眼中虽有不甘,心中虽有不忿,但在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只能低下了平时高傲的头。

  

   向一位不知名的朋友祈祷

  在真实的人生里,我们经常像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脑子里装的都是一些知识,都是一些别人告诉我们所谓“对的”情况。可是有一天,突然另一个人告诉我们“不,这是错的,应该那样才是对的”时,刹那之间我们会陷入困惑、迷惘、挣扎而无所适从。因为在我们的内在没有自己生命的经验作为智慧的根本,在我们生命里没有觉醒、没有洞察。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我们一直依附在这个社会和历史的一些人物上。当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和现实环境产生冲突时,就开始有了挣扎和冲突;当我们所学的“好坏对错”与他人所学会的“好坏对错”发生对立、冲突时,就会产生人和人之间的冲突与对立。像这些只在脑子里的学习, 它没有经过生命的经验,没有经过自我的洞察、觉醒,都只是属于知识层面的。

  

  

  

   看到了苏浩阳,洛英雅根本就没有什么喜悦,反是一肚子的气。其他同学都在篮球拼命为本班的球队加油,而这家伙到好,居然准备在这里睡大觉。

   在每一次困境中,我总是寻找成功的萌芽。

  

     实际上正确

     等你尝试着去给你要做的事儿标注权重的时候,你会发现,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容易,即便,你只用最简单的方法进行标注--只标注“重要”和“不重要”。因为你必须分辨“真的重要”和“显得重要”,以及“真的不重要”和“显得不重要”。

  

     再后来我做教师培训的时候就告诉那些老师,说:“想要掌声么?先去彻底搞清楚听众想什么。”我给他们示范。我站在台上,下面是五百多名学生。我开口说:“没有人喜欢考试,因为所有的考试都--太变态了!”十几个字,下面已经掌声如雷。我接着说,“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也很变态--因为我居然变态地喜欢变态的考试……因为,连这么变态的考试都考不过,我可能就要真的变态了……”再次掌声如雷。这不是因为我辞藻华丽,也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格外特别的讲演技巧,只是因为我了解听众,于是我就可以说出他们的心声。

   我意识到了时间的珍贵。瞬间就已经像绝大多数人那样平添了无数的烦恼。

   要说这银泰百货顶楼的那场地,也算是杭州街头篮球的一块圣地了。

  

     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如果不做事的话,是不会暴露自己的缺点的,因为人只有在做事的时候才会暴露缺点。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并不自知的重要原因-- 因为本质上来看,大多数人是没什么事儿可做的,如果他们确实是在做什么事儿的话,那么他们更可能正在做的是别人让他们做的事儿。在任何一个部门或者团队里,上司做的事情全部是显性的,所有下属或者成员都可见的;而下属和成员之间往往并不相互非常清楚对方正在做什么。于是,下属们更容易”共同“地看到上司的缺点。钱钟书先生有个很有趣的描述”猴子要爬到树上,我们才看得见它的红屁股“。可是,换个角度来看的话,树下的猴子们之所以没有看到或者看不到身边的猴子们的红屁股,只不过是因为他们都蹲在地上。

     ×

  有勇气去经验自己生命里的每一个发生、去看每一个存在的事实,才能在生命里开始拥有智慧。跨入智慧的殿堂之后,你将会发现整个世界和以前我们活在知识领域里所看到的表象是不同的。你将看到许多事物存在的本质,你看到的是一个跳脱分别心、差异心、“如其所是”的世界,这时你对生命的本质有洞见的智慧而不只看到它存在的表象。就如同刚才我们所说的,当你感觉悲伤、生气的时候,无论有多少人告诉你那是不应该的、不对的,可是他们都不能改变这样的事实,因为你了解那个悲伤的存在,不是任何人可以否定的。这时候你便逐渐成为一个有智慧、有大勇气的人,会去承认、去看整个世界的真相。你看到的不仅是小孩子偷钱这个表象行为,你开始可以看到他更深层的存在,而你之所以可以看到这个孩子内心深处的存在,是因为你曾经勇敢地经历过充满欲望的自己,所以你才能看到世界上这些存在着的真相,而不迷惑于表面行为的好坏对错。因为存在的事实是没有好坏对错的,它就是如此。

  

  

  

  

  

  

  

  没有觉察的人,生命就好像机器人一样,这个机器人里面的程序,就是他的潜意识,从小到大所累积的经验,就是他的软件设计师。他身上有许多按钮,如果碰到了解这个程序的人或是所谓的“专家”,只要按一下红色钮,这个机器人就开始生气;按下黑色钮,就开始悲伤难过;按下灰色钮,就开始沮丧。有太多没有觉察的人,他们的生命就像这个机器人,被过去的经验控制着,当外界的某一个刺激,触碰到他的某一个点,就会起自动化的某一种反应。

  

  

   我已经不是几个星期以前的我了。

     乌里扬诺夫斯克。一九六四年四月七日。

  

  

  

     1. 主持经销商大会

  春秋战国时,一个郑国人丢了一把斧头,他怀疑是邻居偷的,可是并没有把怀疑说出来。然后他开始仔细观察邻居的行动,他看到邻居鬼鬼祟祟,看人的时候眼睛眨来眨去,无论怎么看,都像个小偷。就这样观察了一个月,每天都觉得他的邻居就是一个小偷。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在自己的柴房里发现了遗失的那把斧头,从第二天开始,再看到邻居时,怎么看他都不像小偷。我们生命里,常常会有这样选择性的觉察,当我们自觉是个温和的人时,就可能避开自己的不满、委屈与愤怒;当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时,就可能会避开自私、我的需要和欲望。也许在生命里,我们觉察的宽广度一直都被自己锁定在自己想觉察的地方,所以,觉察的第一度空间就是觉察自己平常所避开的,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功课。

   做任何事情,我将尽最大努力。

   那一边,将沈况自以为必进的球给完完全全盖下来的苏浩阳,正慢慢地运走球,游走在三分线外。一点进攻的意思也没有,似乎是在等沈况就位。

  

  一个正常男人在一次性行为射出的精液里,蕴含着约三亿到七亿五千万个精子,请你试着去想象:三亿多个精子,这是什么样的场面,而我们是在这三亿多个精子里,最有毅力、最迅速、最强壮、最有力量的,也是最有智慧的,我们都曾经是冠军、第一名,才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今天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经过精选的,都是最棒的。我们都曾经带着无限的可能性,无限的潜能和神性,我们都曾是一个佛。但是如同马戏团里的大象、那个实验室里的老鼠,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在我们所忘掉的十岁以前,甚至六岁以前的许多成长经验里,我们的生命受到许多制约。为了生存下来,我们在许多痛苦、无助、挣扎的状态里,在心灵最深处的地方,记住了这许许多多的制约。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