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十三集

2018年01月08日 11:08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 ……

  

   是的,一定是这样。听到自己兄弟高明的话,沈况这才回过神来,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这球绝对是侥幸。自己只是一时大意才会被人给盖了的。

  

     别人知道的

  

  

  

  

  

     4那么,第一种情况与第四种情况下,我们是安全的;然而,在第二种或者第三种情况下,我们将必然面临危险,并很可能因为自己的认知错误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 任何时候都要鼓励他人。

  

  这几年来,一直觉得生命的经验是属于个人的,而我无法用语言文字将之传达出来的原因是:一方面,总觉得语言文字没办法真切地表达出智慧的领域和对生命的经验与体会;另一方面,也担心如果大家只通过阅读文字而让自己对这方面的理解停留在头脑、知识层面,反而会形成自我成长、心灵成长、开发潜能的障碍,这会使得许多人自以为已经懂了、明白了,但事实上却无法真正进入自己的生命,反而耽误了和自己更真实的接触;再者也因过去常觉自己不是专业出身,因此总不敢提笔。但这八年来我为自己的成长投入了难以言喻的专注:我曾与一万多名学员共同修习生命潜能的课程,几乎每周都参与二至四天的工作坊,所带的工作坊也已超过五六百场,更带领过数千场三小时的迷你型工作坊。再加上自己每个月都赴日本参加为期三年的完形(Gestalt)心理治疗师的培训,每年也到美国进修数次,所以渐渐摆脱了自己“非专业”的桎梏。这八年来自身渐进的成长,使我看到了“本质”,而不是表象的“专业”,因而,确信自己已可超越许多“专业”人士所看重的“知

     很久之前,我给自己制作了一个“Reset”按钮。我有一个本子,其中每一页通常只有一个句子,诸如:

   “咦,居然是件格兰特?;希尔的球服,还是他在活塞时期的那件三十三号,还真是少见啊!这件球衣早就已经停产了,也不知道这人是从哪来这件球服的。”

     我的经验是,了解这个机制的好处在于,如果我们真的明白自己所面临的痛苦并没有所感受到的那么强烈,我们就很容易,或者是起码更容易忍受那些痛苦。我经常这样提醒我自己,我再痛苦,在目前这个阶段,肯定还不是最痛苦的人。

  

  

  但是,现在你的身体已经是以前的几十倍,你的力量已经是以前的几百、几千倍了,你有了更多生存的能力,你可以在自己的生命里重新再做不同的选择。而这本书,就是为了要协助更多的人能够在生命里开创他自己更多的选择,在自己仅仅只有一次的人生里,活出一个最大可能性的自己。第二章 我是一切的根源

   过去的我,对每天的工作都抱怨不已,每见到一个人就向他喋喋不休地诉苦,从来没让自己去围攻一个机会。现在,在这些羊皮卷的启发下,我重新构建我的生活,今后,我将抬起头来,眼望前方,像饿狮觅食一样迫切地寻找机会。

     维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阿尼塔.克雷顿博士(Dr. Anita Clayton)甚至通过设计精巧而严密的实验,用其统计结果来说明所有的丈夫都应该通过练习学会“推迟满足感”的技巧,即,通过有意减少性交次数,和延长性交之前的交谈爱抚时间大大提高性生活的质量。按照阿尼塔.克雷顿的观点,性压抑和性欲得不到满足,直接与各种我们常见的精神疾病紧密相关。她表示她非常惊讶,搞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会对仅仅通过运用心智就可以无成本地解决的简单问题,却要么逆来顺受一辈子,要么花上大价钱购买昂贵的药物或者去约见心理医生 --往往到最后只不过是不了了之?

     (一)认真回忆一下并记录昨天你都做了什么。逐条记录下来,前面写上标号,后面标注出做那件事情所花费的时间。比如:

  

  

  

  

  

  

  

  

   我不是蠢人,从此我要靠自己的双脚前行,永远抛弃那自怜自贱的拐杖。我永远不再自怜自贱。

  

   我永远沐浴在热情的光影中。

  

  

  

  因此,我们便可看出觉察的第二度空间有多么深。有些人只有觉察到某一范围的深度,譬如当他觉察到愤怒时,就把自己的怒气表达出来:“哼,我现在很生气,我就是不想和你说话!”这种深度不够的觉察,很可能会破坏一些人际关系,所以训练自己觉察的深度非常重要。在刚才的例子里,如果你能向对方说:“刚才你误会我了,我很难过、很生

   我感到自己的变化,现在我用快乐与自信代替了自怜与恐惧。

  

  

  

  

  

  

  大.学.生|小.说+――用勇气去接触生命中的每一个真实的发生你是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今天上算术课时,老师告诉你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二等于三、二加二等于四,你学会了。放学回家时,在校门口碰到校长,他问你:“小朋友,今天上学开不开心啊?”你说?:“很开心!”校长又问你?:“今天有没有学到些什么啊?”你会说?:“有啊,今天老师教我们算术。”校长说:“那我问你,一加一等于多少?”你很高兴地回答:“一加一等于二。”突然,校长沉下脸说:“胡说,一加一怎么会等于二?一加一应该等于三!你是哪一个老师教的?”在这一刹那,你会有什么反应?请用你是第一天上学的那个小孩的心情而不是用现在的你去想象这个画面。我猜想,刹那间你很可能会陷入一片愕然、混乱、不知所措。“奇怪,今天老师明明教我们一加一等于二,怎么校长告诉我是等于三呢?到底哪一个才是对的?我到底要听谁的才好?我该怎么办?”甚至头脑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如果让你回到现在的你,有人告诉你一加一不等于二,而是等于三时,你会很肯定地告诉他:一加一不是三,而是二。你不会有那种无所适从、彷徨、疑惑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呢?我经常在研修课程中告诉学员们:生命潜能不是理论、不是技巧、不是知识,而是一种智慧、一种经验――一种你要重新回到自己本身存在的经验。这是一门向自己本身的存在、向自己的经验去学习、去觉察的研修课程。我也经常告诉学员们:如果你要学习的是理论、是知识与技巧,那么,花这么多天的时间,花这样高的代价到这儿来太可惜了。如果你想成功,只要到书店买一本“成功之道”;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想要改善人际关系,随时可以到书店,花几十元买一本“如何成为快乐的人”或一本“如何建立人际关系”的书读读,那里面会告诉你所有的方法、技巧和理论,而不需要参加生命潜能的研修课程。如果问一个小孩:“小朋友,你知道一个人要怎么样才会成功?”他一定会说:“一个人要有恒心、有毅力、有自信、不怕失败、勇往直前才会成功。”这是连十几岁的孩子随时都可以回答的问题,但是为什么世界上成功的人,快乐的人,却是如此少呢?这使我想起一句话:“三岁小孩都知道,八十老翁做不到。”我们可以回头看看在现代的教育制度下,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我们现在的教育偏向于知识的收集、资讯的累积与技巧的学习,主要教孩子学会怎样在外面的世界去寻找,怎样去看外面的世界,而很少教孩子向内自省,和自己的存在在一起。整个时代的价值观和文化,都教我们如何修饰外在的自己,偏向外在的价值,在外在的世界寻找我们所要的;而没有一个教育系统告诉我们,其实我们的内在才是最丰富的宝藏,我们存在的每一个刹那才是真实的。记得小时候和邻居小孩一起玩儿,碰到意见不同或有冲突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告诉对方“我爸爸怎样说,我妈妈怎样说”。用大人所说的来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再长大一些,上学了,回到家里,和家人意见不同时,就开始会说“老师怎样说”。再长大一些,我们从更多的人、更多的地方学到更多的知识,我们会开始说“孔子说、孟子说、某某人说怎样”。甚至我曾经看过两个小孩在玩游戏之后,有一个小朋友不认账,另外一个小朋友告诉他:“孔子说不可以耍赖。”我不记得孔子说过这句话。或许这是一个笑话,但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活在“别人怎么说”的世界里,却很少回头看看自己的感觉是什么?自己的需要是什么?自己的想法是什么?我们总是要借着外面的世界和许许多多别人的经验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我们学会了累积许多知识与技巧,总是要用“别人觉得那是对的”来证明自己是对的,而这就是知识与经验最大的不同。在真实的人生里,我们经常像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脑子里装的都是一些知识,都是一些别人告诉我们所谓“对的”情况。可是有一天,突然另一个人告诉我们“不,这是错的,应该那样才是对的”时,刹那之间我们会陷入困惑、迷惘、挣扎而无所适从。因为在我们的内在没有自己生命的经验作为智慧的根本,在我们生命里没有觉醒、没有洞察。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我们一直依附在这个社会和历史的一些人物上。当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和现实环境产生冲突时,就开始有了挣扎和冲突;当我们所学的“好坏对错”与他人所学会的“好坏对错”发生对立、冲突时,就会产生人和人之间的冲突与对立。像这些只在脑子里的学习, 它没有经过生命的经验,没有经过自我的洞察、觉醒,都只是属于知识层面的。如果那个刚念小学一年级的你,当天没有碰到校长,回到家里妈妈给你一个苹果,爸爸下班回来又给你一个苹果,加起来刚好是两个,你开始用自己的经验去证实了一加一等于二。在此后的人生里,你用自己生命的经验一次又一次学会了一加一等于二,所以直到现在,当有人告诉你一加一不等于二的时候,你不会再感到迷惘、困惑,反而会认为这个人不正常。如果我们的生命里有了洞察、觉醒的智慧,那么,我们将不止存在于知识的领域中,更能开始拥有生命的智慧。智慧是伴随着经验、觉察而产生的,如果你此时觉察到自己内心有悲伤、难过或生气,而你又开始敬重自己生命里的智慧,那么,无论多少人告诉你这些悲伤、愤怒、难过是应该或不应该、是对或是错,你会坚定地认为它都存在,那是一个事实。从这一刹那开始,你便跨入了智慧的殿堂,开始了解生命的如其所是,所谓的菩提,所谓的智慧、真如、真相就开始产生。所以,智慧是跟着觉察而来,而知识只是接受他人告诉你什么是对、错、好、坏;知识是属于眉毛以上三寸的东西,而智慧则是你用自己的生命、灵魂去学习,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在生命潜能研修中我们特别着重于内在的一些觉察以及和自己接触,了解自己这一刹那在想些什么?我有些什么样的行为?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情结在我内心深处、在我灵魂深处正在发生?当下我的生命里发生了什么?我正在经历的是什么?然而,有许多人活在知识的技巧和方法的领域里,他们不但未曾用自己的生命经验去理解、去充实自己生命的智慧,反而用他们所学会的一些方法和理论去教导别人。我记得几乎每年高考时,电视台或一些报纸媒体,为了鼓励考生,总会找些知名人士给考生一些勉励。我最常听到的就是他们告诉考生:“最重要的是要有平常心。如果能以平常心去应考,就可以发挥实力,得到好成绩。”我常想:要做到把持“平常心”是何等困难。当然在知识的领域来讲,这三个字说起来非常容易,但是在智慧的领域里,我想花上三四十年都很难做到“平常心”这三个字。我听过对“平常心”最好的解释就是:假如有一块长二十米、宽三十厘米的木板摆在地上,你当然能很轻松地从上面走过;但是如果同样的木板是架在悬崖上,下面是万丈深渊、嶙嶙巨石,这时,如果你也能从这块木板上走过去,就如同在平地上一样安稳、一样从容,这个时候你便可以说你做到了“平常心”。像吴清源、林海峰、曹熏铉这样的围棋高手,也是在围棋的领域里磨练了三四十年,才能在重要的一子胜负的关键时刻,保持了平常心来下那一盘棋。我也经常看到当一些人碰到困难和挫败,求助于别人时,有许多所谓的“老师”会告诉他们:“看开一点嘛,想开一点就好了,只要你把心里面现在的感觉放下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像这样知识性的教导何其多,但是他们真懂得“放下”吗?他们真的用自己的生命经验了解了“放下”吗?他们真的具备“放下”的智慧吗?什么是“放下”?连释迦牟尼这样有智慧的人,也花了六年的时间不停地求道、不停地追寻,用尽努力,但是最终仍然绝望了――什么都没有。他灰心至极,拖着疲惫的身体渡过恒河,在菩提树下静坐四十九天。刹那间,他抬头看到天上的星辰,他得道了,这时候他真的懂得什么叫“放下”。这个“放下”是释迦牟尼花了六年的努力,终于决定放弃的那一刹那,在他生命最深的地方了解了什么叫“放下”。我想生命的智慧是要用自己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经验,带着觉察,而逐渐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没有经历过追寻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放下”;没有经历过生命里大悲伤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慈悲;没有经历过害怕、软弱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勇敢。我们将在下一章――烦恼即菩提――这个生命潜能基本的哲学观中更详细地讨论它。有勇气去经验自己生命里的每一个发生、去看每一个存在的事实,才能在生命里开始拥有智慧。跨入智慧的殿堂之后,你将会发现整个世界和以前我们活在知识领域里所看到的表象是不同的。你将看到许多事物存在的本质,你看到的是一个跳脱分别心、差异心、“如其所是”的世界,这时你对生命的本质有洞见的智慧而不只看到它存在的表象。就如同刚才我们所说的,当你感觉悲伤、生气的时候,无论有多少人告诉你那是不应该的、不对的,可是他们都不能改变这样的事实,因为你了解那个悲伤的存在,不是任何人可以否定的。这时候你便逐渐成为一个有智慧、有大勇气的人,会去承认、去看整个世界的真相。你看到的不仅是小孩子偷钱这个表象行为,你开始可以看到他更深层的存在,而你之所以可以看到这个孩子内心深处的存在,是因为你曾经勇敢地经历过充满欲望的自己,所以你才能看到世界上这些存在着的真相,而不迷惑于表面行为的好坏对错。因为存在的事实是没有好坏对错的,它就是如此。(部分略……)我经常在上课时告诉学员:如果你要的只是一个表象的快乐,如果你觉得只有快乐才有价值,那么你一定会痛苦。生命潜能是一个跨入智慧殿堂的旅程。首先,你要学会用极大的勇气去面对所有生命里存在的真相。刚开始时会有极端的痛苦,这是因为在过去的生命里你所学会的安全、随波逐流和生存在他人所谓的“正确”观念里,两者间有很大的冲突,所以你会害怕、混乱和恐惧,这个时候或许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阶段。但是,也就从这一刻起,你已跨入智慧的殿堂,开始寻找真理――生命的真相。慢慢地,你将度过这个时期,当你开始逐渐不但能看到,甚至能接纳每一个生命的真相,并和它在一起时,就会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快乐。只有智慧的人,才能有真正的喜乐。快乐要走的时候,想要强留它的人会有痛苦;痛苦来时,想要赶走它的人,却会经历更深的痛苦;痛苦来时,能够和它在一起的人,才是一个自由自在的生命。一个开始跨入智慧殿堂、不仅存在于知识领域的人,才会开始懂得接纳生命里的每一个发生。智慧是和洞察、觉醒紧密相连的,唯有开始觉察,才能开始具备生命的智慧。在这里,我试着鼓励读者跳开外面世界,进入智慧的殿堂,去勇敢面对生命里的每一个发生,即使在这个过程中会有痛苦、混乱和挣扎,但那才是生命的价值。自己的存在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浮现出来,最后你一定可以真正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人”,活着真好。你开始认同了世界的每一个“存在”不是好坏对错,而它就是存在,就是有它的价值,然后进一步不但对自己能这样,对身边的人、对整个世界也能做到这一点,我想那就叫做“慈悲”。没有批判、没有论断,只是能够允许整个事件如其所是,那个时候就叫做“菩提”,而那是一种更深层的智慧。(部分略……) Www.dXsxS.cOm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