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第二季 6

2018年01月08日 11:07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我不再于空等中期待机会之神的拥抱。

     无用(对目标达成无益)

     哈,”一次只做一件事儿“是所有的所谓专家对你千叮咛万嘱咐的铁律。可是,他们哪种说法明显过分简单化。事实上,大约从你有能力记事儿开始,你的大脑已经就是很完美的多任务操作系统了--并且我敢打赌肯定要比你的计算机上所使用那个倒霉windows操作系统优秀的多!你从来都可以边吃饭,边看电视;你可以也经常边看书,边听音乐;再比如,你可以观察到另外两个人可以在相互说话的同时各有所思……

  

   “你们可以去杭州银泰百货顶楼的球场去打球。那儿肯定是对外开放的。”

  

  

  

  

  

   “懦夫,为什么不自己打?”沈况怒视着将自己给‘耍’了一回的苏浩阳,怒气冲冲地责问道。

   我使自己生活在一个没有微笑的世界上,一个充满失败的世界上。我一直责怪别人与我为难,现在才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请准备一个本子和一支笔,随身携带。尽管用最便宜的就好了,只要能用就好。

   我将不再只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我本该开始完整的生活。我睁开眼睛。以后,无论我做什么事情,我都要认真考虑。

   生活中最大的尚未发现的快乐,来自于做任何事情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力。这时,会有一种特殊的满足感油然而生,那是当一个人审视声己的工作时,看到工作完成得如此圆满、精彩、准确,从而生发出的一种自豪感。这种感觉是那些工作马虎、懒散、邋遢、半途而废的浮浅之士难以体会的。正是这种追求完美的意识使每件工作成为艺术。最小的工作,做得出色的话,也会变成奇迹。

   我不再难以与人相处了。

  

  

   沈况在这里做着标准的防守动作,可苏浩阳却连腰都没有弯下来,好似没有进攻的yu望一样。对于这,沈况也没有掉以轻心。

  

   我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对年轻夫妇在恋爱时,因为被对方吸引,所以看不到对方的缺点,结婚之后,热情逐渐消退,你可知道一天里,他们最容易发生争吵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吗?――当然是每天先生下班回家的第一个小时。

   但是,首先我必须学习并实践成功的第二个誓言:

     我自言自语了很久:“天哪,我浪费了多少时间?!”我眼里盯着电脑里存着100M文字资料的文件夹的图标发呆,可心里早已是恨不能捶胸顿足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瞬间的战栗,完全是在噩梦中掉下悬崖而后突然惊醒的那种。仅仅说过去的荒谬是处于懒惰和幼稚,不免过分简单化了。事实上,是我的心智能力不够强大,才导致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只不过是懒惰而已--并且还竟然振振有词、洋洋自得。可怕!那天,我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再也没有忘记过:“心智低下真可怕……”

  

  

   一个人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离不开艰辛的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如果我不愿付出这样的代价,那么我的未来一定充满眼泪和贫穷,我会为那没有笑声与鲜花的未来顿足捶胸,哀叹自己的不幸。以后我不再为自己感到悲伤,我不再定在老路上。

   在羊皮卷的启示下,我开始了新的生活。仅仅几天时间,我的内心被一种奇妙的力量鼓舞着,那几乎为岁月所泯灭的希望重新回到我的心中。

  许多父母看到孩子回家晚了,会直接责问:“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我告诉过你多少次,放了学要马上回来,你怎么老是不听话!”同样地,如果了解“我是一切的根源”,如果你也开始走上“觉察”这条路,你会先看看自己内在的世界到底有些什么发生,有了觉察之后,或许你就会对孩子说?:“你比以前回来晚了,我一直很着急地等你,放心不下。那是因为我关心你、爱你,我很担心你在外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我对你的关心,才让我变得那么着急、烦躁。”

  

     几年前,我有过一次成功的戒烟--不是半小时戒一次的那种,大约半年的时间没有抽一根烟。并且,我戒烟的方法也比较凶悍,家里的所有烟就像以前那么放着,说不抽,就不抽。突然有一天,我记得当时是坐在电脑前面写东西,windows自动升级提醒说要重新启动以下,我就按下了“确定”按钮,计算机重新启动。可是,计算机重启时来自主板小扬声器的那一声“嘀”吓了我一跳--因为手里面有一颗烟早已点到烟屁股,烫了我的手……“天哪,怎么会!”

  大%学^生*小-说.网!――我健康,是因为累了我睡、渴了我喝、饿了我吃森林里有一只美丽的雉鸡,它有非常漂亮、色彩鲜艳的羽毛。每天在森林里自由地来来去去,靠着自己的力量找寻喜欢的食物。有时可能辛苦了一天,却找不到喜欢的食物;有时也可能会挨饿,但它总是尽自己的努力维持生命。它活得又快乐,又自由,又有尊严。有一天,这只雉鸡在森林里舒畅悠游的时候,看到一位农夫走过来。农夫手上提着一个篓子,里面好像有一些东西。雉鸡问农夫:“请问你篓子里装了什么啊?”农夫说:“里面都是蚯蚓。”啊,这正是它喜欢的食物。于是雉鸡鼓起勇气对农夫说:“农夫,农夫,你可不可以给我一条蚯蚓?”“可以啊,不过你要拿什么东西和我交换呢?”“你希望我拿什么和你交换呢?”雉鸡说。“我很喜欢你身上的羽毛,这样吧,你用身上的一根羽毛,来和我换一条蚯蚓,怎么样?”雉鸡心里想:我有这么多羽毛,给他一根有什么关系,况且我又不需要辛苦地觅食,就可以有一顿美味,这很划得来。于是雉鸡就在身上用力啄下一根羽毛。那一刹那,掉羽毛的地方有一阵剧痛,但是慢慢的就不痛了。雉鸡用那根羽毛换了一条又肥又大的蚯蚓,饱餐一顿。它心里觉得这真划得来,只用一根羽毛就换来一餐美味。第二天,雉鸡又在同样的地方等着,看到那个农夫走过来,它又对农夫说?:“农夫,农夫,我能不能再和你换一条蚯蚓?”“当然可以啊!”于是雉鸡又用力啄下一根羽毛,身上仍然感到一阵剧痛,可是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痛了。雉鸡觉得自己又不需要辛苦就成功地换来一顿餐点。第三天、第四天,同样的事情不断地进行着。一天天过去,雉鸡在拔身上羽毛的时候,渐渐不再感到疼痛。它觉得这样的生活真好,不需要再辛苦觅食,就能每天过着安逸舒适的日子。时间一天天过去,有一天农夫又从老地方经过,雉鸡仍像以前那样对他说:“农夫,农夫,我再换一条蚯蚓好吗?”农夫摇摇头。雉鸡很惊讶地问:“为什么呢?”农夫默默地看着它的身体,缓缓地说:“你身上已经没有羽毛可以给我了。” 雉鸡低头一看,身上的羽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全部拔光了。农夫离开以后,这只美丽的雉鸡扑打着光秃秃的翅膀――事实上,这已经不算是翅膀――它无力也无法再飞翔。失去了美丽又能御寒的羽毛,最后美丽的雉鸡冻死在森林里。有一次,我和两个女儿在新西兰基督城的一家中国餐厅吃饭,看到一个母亲正在给大约两三个月大的婴儿喂奶,喝着,喝着,小婴儿大概觉得吃饱了,就将奶嘴顶出口外,嘴角溢出一些奶汁,母亲用手绢轻轻擦了擦婴儿的嘴角,再将奶瓶放入婴儿口中。婴儿又一次顶出奶嘴,母亲有点急了,再次用力将奶瓶塞入婴儿口中,这个婴孩摇着头,避开奶嘴,然后大声哭起来。我听不清楚母亲在对婴儿说什么,可是从她的声调可以感受到母亲的焦虑与烦躁正在急速升高。一次又一次母亲试图将奶嘴塞入婴儿口中,而那个婴儿也一次又一次摇着头。经过很多次的挣扎后,婴儿终于放弃了,他乖乖地吸着奶嘴,妈妈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仿佛她完成了一件想要完成的事情,或许母亲觉得这是爱她的孩子应该有的坚持。是的,这个母亲真的是在爱她的孩子,但是肚子饿、肚子饱,是由母亲来决定,还是应该由孩子自己来宣布?我看到这个婴儿正努力表达他自己的状况,然而他的痛苦,就像那只雉鸡在刚开始拔掉羽毛时,会有一阵剧痛一样。我不知道这个婴儿已经被拔了几次羽毛,但是我知道我们在成长过程中,都曾经像这样被强迫离开自己的存在。为了生存,我们离开自己的需求、离开自己的感觉,我们的中心和自己逐渐疏离,渐渐丧失了和自己接触、洞察与觉醒的能力,同时也丧失了自我,虽然我们想要过自由的生活,可是却没有能力独立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因此我们的界限一次又一次被侵犯,到最后终于丧失了界限,而随着敏感递减法,我们的痛苦会一次次减轻,最后变得毫无知觉,就像那只雉鸡一样,一点也不知自己要拔掉身上最后一根羽毛了,反而觉得自己很聪明,可以换取一些“好东西”。这时,我们的第二天性,也就是所谓的性格就逐渐成形。(部分略……)一个真正的好老师,不会教你该怎么做,他只会带领你进入更深的觉思与觉察,他只会协助你更勇敢地面对生命的真相,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在生命潜能的领域里,没有一个人是你的老师,真正的老师是你自己,最有智慧、最棒的人是你自己。我们只能协助你向自己学习,我们不能教你什么,只能静静地陪伴你,当你在摆荡痛苦的时候,我们尽可能提供所能给的支持,尽我们所能与你分享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震荡和当时的感觉,告诉你我们是如何度过的,让你知道在这条路上,你并不孤单。经历过这些震荡之后,你逐渐开始具备成熟的智慧与赤子般的天真以及和自己感觉在一起的能力。这时候,你能够在刹那间抛开自我,完全融入外面的世界,与周围的环境结合在一起,这个时候你达到了“境存我灭”的境界。而当你需要存在于自己的中心时,即使周围的人、环境如何巨变,你仍能坚持自己的信念,不受外界的任何影响与干扰,就做到了“我存境灭”。成熟的智慧是能够面对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对象及在“自我”当中获得健康的调适。一位禅师说:“我之所以健康,是因为累了我睡,渴了我喝,饿了我吃。”生命的本质其实就是如此简单,可是大多数人在生命里已经丧失了这样单纯的智慧,失去了与自然、与环境调适的能力。如果我们能随着环境与对象的不同,随时能抛开自我,与外界、他人融合,也随时能具有坚定的意志,不随潮流与环境而变化,当能够在这两个领域间来去自如的时候,就是“如来”。在达到“如来”的境界时,你就可以同时存在于一体的两面。在你具备坚定的自我与坚定的信念时,你的心胸是柔软、开放的,只要看到的是真相与真理,就可以随时柔软地顺应改变。当你能勇敢、充分地去经历生命的每一个发生、每一个悲伤时,一份新的喜悦与宁静会在内心深处升起、开花。 我们都是带着“如来”的本质来到世界。虽然在成长的过程中,自然的本质注定要消失,但是当我们失去纯真本质,而再次寻回它的时候,它才会永恒地留在生命里。黑夜之后的清晨会特别明亮,感谢生命里所有的伤害、所有的烦恼;盼望你勇敢地觉醒,勇敢地走上自我成长的道路,如来的道路。我们会在路上等着你,因为我们要共同携手向前。附:许宜铭先生演讲录谈心灵成长、自我成长和潜能开发地地点:广州市时时间:2004年4月整理人:赵猛 许建宏我觉得生命里大概有三件最重要的事情,其中之一是我们自己本身,也就是自我,今天就是以自我为主题,继而再从自我扩大到整个生命,也就是我们中国人最重视的两个主题:一是夫妻关系,二是亲子关系。夫妻关系远比亲子关系重要儒家思想中,孔夫子讲的五大人伦是: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这五大人伦就是伦理道德里面最重要的五个关系。这五项里面,夫妇者是人伦之大纲也。因为在这五伦里面首先有了夫妻;然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通过两性结合生下了小孩才产生了第二个关系,第二个伦理就是父子;然后一对夫妻生下了好几个小孩,才产生了第三个关系,那叫兄弟;然后当许多的夫妻,不同的家庭,各自生下的小孩,孩子和孩子之间才渐渐形成第四个人伦,就是朋友;最后因为人群多了,人口聚集了,而后形成一个地域,地域之间可能有冲突,通过冲突地域间发生合并,逐渐形成部落,最后演变成国家,这样才产生君臣的关系。所以夫妻是人伦中最大的一个纲伦。孟子继承了孔夫子,他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也就是说人是最重要的,君臣的关系其实是排在最后面的。当然自己是一个绝对的最重要的个体,因为没有你,对你而言这个世界就不存在,其他的一切都不存在,所以我们今天最重要的主题就在这里。我近几年在国内各处讲学,我感觉到大多数人将夫妻关系和亲子关系比较起来,比较重视亲子关系。特别是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以后,每个家庭都只有一个宝贝孩子,夫妻两个人未来的希望都放在孩子身上,所以在这方面困扰特别多,也耗费了特别多的精力和时间。但实际上我个人认为,夫妻关系要比亲子关系重要。人本主义,讲究的就是潜能开发到目前为止,我自己走在人性探索的道路上已经二十多年了,我大学专攻的是中国文学,而我目前所工作的领域,我的专业是在心理治疗方面。我近来在做一些有关心理治疗的培训,北京各大医院的二十多位专业的神经内科和精神科的医师,他们来自协和医院、解放军总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同仁医院、宣武医院等等,主讲不使用药物治疗心理疾病的一种疗法,这是我的专业特长。接下来,我们一定是要对人,对人性,特别是心理治疗目前的主流――人本主义有所了解,它讲究的就是潜能开发。当然潜能开发在国内所谓的成长课程非常多,今天我也会澄清一下潜能和自我之间的关系。(部分略……)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的经验如果有一个人非常爱你,对方可以做到理解你,但方式只能是用他自己生命经历过的经验来理解你。比如说有个太太,她小时候曾经有一个痛苦的经验,就是她最心爱的宠物死亡。她曾经养了一只小狗并且非常爱它,每天小狗都陪伴着她,她很孤单,父母经常不在家,兄弟姐妹也不在,她唯一的最要好的朋友就是那只小狗。小狗突然有一天死亡了,这使她陷入到更深的孤独状态里,她非常难过。结婚后,她养的一只小狗又死了,她又感到非常伤心,可是她的先生小时候没有过宠物死亡的经验,他很爱他老婆,看到老婆那么伤心,就劝她不要哭了,他对老婆说:“一只小狗死了有什么好伤心的,我们再买一只,买更好的,要不然我们买五只,买十只。”可是他能够理解他老婆的痛吗?能够分担吗?他永远无法理解,因为他生命里没有相同的经验。 所以我们的情绪,我们的感觉,我们的那个世界是只有我们自己才能感知得到的。其他的人,外围的人,他可以来了解你,或者试着来了解你,用他生命过去的经验来了解你。如果他生命里面不曾有过这个经验,他就没有办法了解你。总之,有时候你欢喜,有时候你痛苦,有时候你害怕,有时候你愤怒,有时候你怨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的经验。自我的四大领域自我的第一大领域是身体;自我的第二大领域是情绪;自我的第三个领域就是我们的思维、头脑。思维的领域包括记忆、分析、归类、逻辑、推理、计算、观念、想法、价值观、信念;自我的第四个领域是精神和心灵,也可以称为意识或者是那个觉知、觉察(awareness)。这就是我们存在的中心点,让一切发挥功能的那个能。人类四大基础情绪:喜、怒、哀、惧从喜悦这种的基本情绪中,还能衍生出许多像自由、愉快、舒畅、满足、成就感、温暖、温馨等相关感觉、感受。我们眼睛能看到的颜色虽然五彩缤纷,有数千种颜色,但是基本原色只有三种:红、绿、蓝。人的情绪也是如此,不管有多少,基础的情绪只有四种,“喜、怒、哀、惧。”悲伤的情绪可以蔓延成为无力、无助、沮丧、难过、委屈、痛苦;恐惧的情绪可以蔓延成为紧张、焦虑、不安、害怕、惶恐。亲子教育就是让孩子健康地完成社会化婴儿第一次感觉到“我”,是从别人眼中看到自己,因为先有了他人才有“我”,所以那个“我”是从别人那里传递过来的。比如在英语里的主格是“I”,像“I love you”。受格是“me”,像“you love me”。我们所说的自我就是指“me”,它是由接受而形成的。我们亲子教育的目的是要让所有的孩子将来长大进入社会成为对社会加分的人,而不是减分的人。所谓的教育失败就是孩子经过成长过程以后,当他踏入社会,会给社会带来负担,成为耗费社会资源的寄生虫。(部分略……)觉察力的五项修炼(部分略……)为潜能开发正本清源最近很流行的,可能在座各位也知道的,大概从九一年、九二年开始,曾经有过目前已经被政府禁止的那种传销,后来到保险业,他们也有非常多所谓的潜能开发课程。那么什么叫做潜能?这是我要问的第二个问题,大家对潜能有没有什么认识?这个认识是周全的,还是偏颇的,而潜能这个观念到底从哪里来的?我相信从九一年开始有很多在台湾经营得不太好的讲师们来到国内,在传销业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力,也带动了这样一个所谓的潜能开发培训市场,然后慢慢地到国内的第二个行业,就是保险业。所以从传销到保险,从传销被禁了以后,非常多的传销业的讲师们进入到保险业,甚至于进入到大众市场,成立培训公司,而潜能这个观念大约在国内已经有十二三年了。近年,我发现了这样一个状况,很多人对潜能的了解都比较偏颇,也不很全面。从传销到保险,到企业家,他们的潜能开发是一个善恶树上的智慧果,也就是原罪定义之下的一种潜能,就是要把你尽量训练成“对”的样子,你们上的那些潜能开发课是不是要积极、勇敢,要充满爱、要对人和善、要亲切,也就是只让你展现出人性中所有好的方面,而人性中不好的方面都要消灭掉,可惜的是那个部分是消灭不掉的。这样的训练结果,如果以精神医学来看,只会逐渐造成人格分裂症。你越是打压、不理睬的那个负面的部分,当你自己控制不了它的时候,就找一个课来帮你杀死它,如果这个老师的能力还不够,再去找更高明的大师来帮你把它杀死。你以为你控制住它了,突然有一天你失控了,你自己以为你是主人,但是到最后你变成了它的奴仆。所以有很多人就开始跳这样非常熟悉的人生四步舞。第一步就是认为它不好;第二步就是尽量地控制、管理;第三步是控制不了,爆发伤人或者伤害自己;第四步是悔恨、自责,然后循环往复。有些人就是这样理解潜能的,但在人本心理学中,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所谓的潜能就是一粒种子,它拥有终其一生的一切的可能性。你去探索,去接触,去拥有人性的一切可能性,最后才能谈到你有没有智慧,是否可以使用智慧。而如果要拥有智慧,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提升自己,如何使用愤怒来守护你自己的尊严,守护你所爱的人;如何使用恐惧,来让自己及早避开伤害;如何使用悲伤去终结一些事件,或者让悲伤这股深刻的体验和能量转化为慈悲。人的一切可能性没有好坏对错,潜能开发最简单的定义就是:一粒种子,拥有这一粒种子将会成、住、坏、空,终其一生所有的可能性,你去探索,去熟悉,去接纳,去吸取,然后学会如何去滋养与你有缘相逢的人,这条道路才叫做潜能开发。 WWw.dXsxS.com

     我们的大脑拥有遗忘痛苦的功能,甚至对整个人类顺利繁衍都有重大的意义。你可以想象一下,生孩子是一个女人一生中可能面临的最大的肉体痛苦--如果她没有那么不幸而生活在刘胡兰的时代。然而,就那么惊人的痛苦经历过后不到一两年,她就会再次产生生育下一个子女的愿望。人们往往对自己的大脑的运转机制并无认识:如果你有机会遇到这样一位女性,那可以很好奇地问她,你不记得那有多疼了么?她保准会愣一下(因为她突然意识到那时确实疼得要死,但现在却无所谓了;可是她也没仔细想过为什么),然后在下意识的慌乱中,她会给你一个莫名其妙的答案:你有没生过孩子,你不懂啦!

  

     我记得那男老师说“今天就到这儿吧”的时候孩子们失望的叹息。那老师又接着说,“明天下午开始正式上课,报名参加的学员,要交10元钱学费。”我几乎是一路跑回家的,跟老妈一说,她一点都也没犹豫,只是说,晚上你爸回来就给你。第二天我拿着爸爸早上给我的10元钱兴冲冲地跑去找前一天与我同行的同学之一(我们班主任的儿子)。结果他说他不去了,因为他妈妈说学那个没什么用。

  

     (五)盲打究竟是否值得学会?

     与所有人一样从小自命不凡的我当然也给自己贴过各种各样的标签,我崇尚公平,向往自由,渴望平等,憧憬希望。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跟大多数人一样,可我看到的是不公平,感受到的是枷锁,体会到的是不平等,慢慢消失殆尽的是希望。现在我会猜想所有人都必然要经历这样一个阶段,只不过只有少数人能够度过这一阶段。有一次我在几百人的课堂上说,“很多人都曾不由自主地产生过自杀的念头。曾有过,哪怕瞬间而已,自杀念头的同学,麻烦你们诚实地举手。” --几乎没有人不举手。然后我说,“相信我,你并不孤独”。

   “快点发球吧,你们的球权。”苏浩阳对着坐在地上的沈况淡淡地说了一句,一点也没有因为盖了一个比自己高的、比自己壮的人而得意,似乎这对于苏浩阳来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很可惜的是,今天的沈况注定不会像是在宁波那样,笑傲球场。

   我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同样的,在生命里如果有很多次失恋的经验,我相信第一次和第五次、第十次的经验会有很大的不同。你对第一次的失恋感到非常痛苦,慢慢地,随着每一次失恋,你不再感到那么难过,甚至到了第十次,你可能不需几分钟就能避开那些痛苦。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会了摆脱痛苦的方法。

   我不再于空等中期待机会之神的拥抱。

   我拥有神奇的力量。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