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2哪吒

2018年01月08日 11:08 来源:励志一生www.web1860.com

  

     所以,我觉得兴趣并不是很重要。只要一件事儿你能做好,并且做到比谁都好,或者至少比大多数人好,你没办法对那件事情没兴趣。有的时候看某些父母教育孩子的方式,说是为了培养孩子兴趣的时候,我就赶紧闭上眼睛--不愿意看到孩子就这样被害;但是,闭上眼睛却看得更清楚,因为太容易想象得出那需要很多年才能最终显现的、又因为早已过去多年而遗忘了原因的结果。培养孩子兴趣,不是买来一架钢琴,或者买本书给孩子就可以了。事实上,要根据孩子的情况,选出孩子最可能做得比别人好的事情(这可能就已经是极其耗时费力的了);然后还要挤破脑袋想出来怎样才能让孩子学会并做到做得好、做得比一般人好、做得比谁都好-- 然后兴趣就自然出现了。

  

     控制这种天性正确的方法是,仔细审视一下自己都在哪方面这种天性尤为强烈?再一次拿出纸笔罗列。经过几天甚至几个月的长期反复审视,你会发现那个列表变得越来越长。别怕,相信我,谁都是这样的--至少99.9%的人是这样的。然后从列表中挑出一个最重要的(如果你有野心的话,再挑出一个也很重要的),写在随时可以看到的地方,不停地提醒自己这方面一定要控制这种天性。

  

     1. 《Toefl 6分作文》终稿交给责编窦中川。

  

     出门坐车的时候,别忘了提前准备好一本还没来得及读完的书;如果在途中不小心很快读完了(所以可能应该准备两本书),就想办法观察一下周遭的世界;没什么可看的时候,就最好没有忘了带上纸和笔,所以你还可以随手记录一下刚刚闪过的念头。尽管不是所有的时候你都可以同时做两件事情,但是,总是有一些时候你可以同时做两件都很有意义的事情。

  

  

   哪一件事情本应做得更好?

   格兰特#8226;希尔,这个名字,现在的球迷应该也不太陌生。但是现在再提起他,似乎已经跟荣耀和出风头无关了,甚至和球场的关系也不太大了。无休止的伤病、脆弱的身体、零星的表现……在现在的年轻球迷以及央视的解说员嘴里,他似乎成为了一个笑柄,一个另类的摆设。想想一年前,每当看到“老将希尔表现出色,得到15分……”的时候,我都会不由得心里微微地酸楚一下,这些词句,总会化成一根根绵软的针,毫不犹豫地插在我那曾经为他澎湃的心上。

   “老大,传得太漂亮了!”扣完篮的阿星显得十分兴奋。和老大打球就是舒坦,人到球肯定到,肯定不会浪费队友跑出来的空位,阿星的心里如实地想着。

  大$学$生@小`说"网――接纳和欣赏生命中每一个春夏秋冬有一则关于老子的传奇故事中描述,老子倒骑着青牛进城。这个画面让我非常感动,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我却试着去体会老子当时的心情。我发现老子当时的心境,很可能就是我在生命潜能这个领域中努力想要成就自己的心境。生命里有许多的控制与操纵总是让我们看自己想看的、做自己想做的、走自己想走的路,可是我想,老子倒骑着青牛进城时,他一定不去猜测也不去看前面到底有什么,而是让一些风景自然地倒着在眼前出现,也因牛是慢慢走着,所以风景也是慢慢地、自然地、倒着浮现在他眼前。出现什么,就接受什么、就看什么、欣赏什么。我想这就是自然,也正是生命潜能终极的真义――能够接纳、欣赏,能够和这个世界每一个真实的发生、每一个存在在一起,不排斥、不批判,如其所是地去看、去欣赏。自然是最美的,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去做,永远无法做得比自然更好。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里,人类拼命想要征服自然,想要控制、操纵自然,然而慢慢地,我们发现,人类对自然的征服是一种破坏,只要有人类的地方,就有破坏――南极的臭氧层有一个黑洞,热带的雨林更在逐渐减少中。人类渐渐发现自然本身是一个生命体,它是有生命的,人类在二十世纪末才学会如何与地球和谐相处。我们的思想开始改变,从操纵自然、征服自然、控制自然的“雄心”里,开始学习试着去了解大自然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我们又该如何与它和平共存,这也是最近几十年来环保意识兴起的原因。中国有句古语:“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物质文明发展达到登峰造极的时候,人类将回归到心灵与精神的层面;人类的思想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时候,也开始会回归到情感、内在的世界;人类的操纵与控制达到某一个极至时,也会开始向大自然学习;人类的社会规则、礼教达到了某个极点,这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人性的省思、对人性的尊重,也才会在这个时候逐渐复活、兴起。所以目前在欧美有许多从事人类潜能运动、从事人性与心灵工作的人,也认为从星象与黄道上来看,整个宇宙将从双鱼座时代进入宝瓶座时代。目前这股潮流,被称为新时代运动(New Age Movement),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已极其兴盛。亚洲的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我们也可以看到,已经埋下了这样的思想种子。按照目前的社会形态,我们不妨好好省思一下,就金钱、物质而言,我们仿佛比以前更富足,是三十年前的几十倍或几百倍。可是,在三四十年前,每一户人家几乎都有自己的房子,但现在却有那么多的无壳蜗牛;在过去,一个五六口之家,只要有一个人认真工作,全家就可温饱,生活得非常满足。但是现在呢?有很多夫妻两人拼命工作,却无法满足生活所需,一辈子买不起一套房子的也大有人在。难道我们真的更富裕了吗?三十年前也许要花上两天的时间才能从北京到广州,现在只要搭上飞机,两小时三十分钟就可到达,从表象上看,我们赚到了四十五个小时又三十分钟,赚了这么多的时间,应该就更有时间才对,可是,与三十年前相比,生活的脚步却是更加匆忙。我们真的赚到了时间吗?对于人性的省思,老子、庄子与佛陀都有同等的智慧,庄子曾经描述:一只海鸟,被海风吹到鲁国境内,鲁侯看到它,非常喜欢,就把它供奉在太庙里,用最好的乐团奏乐,烹宰羔羊供奉它。但是三天后,这只海鸟却闷闷不乐地死了。庄子听到这件事情后,感叹地说:“唉!海鸟应该是被当作海鸟来对待的,而不是被当成一个人来对待。”我相信鲁侯是真心喜爱这只海鸟,希望它快乐,他用所能给的最好的来给它,可是却因此而杀死了它。很多人就像那只海鸟一样,因为深爱我们的人,用他们的爱来爱我们,因而杀死了我们。同样地,我们很爱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们也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杀死”了我们的孩子。(部分略……)多年来,自我成长之后,在我的工作坊里、在研修课程中、在接触更多人的成长经验中,每当陪同学员共同面对根深蒂固的观念时,我总有极大的无力感。整个文化中对人性、对自然、对孩子的贬损和不敬重之处,根植在我们生命里如此深的地方。正如鲁侯以他认为的“爱”杀死了那只海鸟一般,我自己已为人父,所以深信每一个父母都深爱着他们的孩子,然而“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棍棒之下出孝子”、“孩子是不懂事的,孩子是需要教导的”等等,这些在我们观念深处对孩子的贬损,总认为孩子不如大人,却是对孩子的一种伤害。(部分略……)同样地,如果你在生命里能够拥舞自然,对自己的喜悦、愤怒、悲伤、恐惧,甚至于它们所延伸的许多感觉,都能够跳开自己的价值观,开始拥舞它们,深入自己各种不同的情绪中,你自然会得到真正的生命。曾经有一位国王为了让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也不要因失意而沮丧,找来全国最聪明的七位智者,看谁能送他一句话,使他达到这种境界。这七位智者花了七天七夜的时间,终于找到“这也将过去”五个字送给国王。每当他开心得意时,这五个字会提醒他别得意忘形;当他遇到挫败时,也会提醒他不要让自己绝望。是的,在生命中的变迁和宇宙间的变化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它随时都在变。如果我们想要的是不存在的,或不想要一些存在的真相,那都是违背真实、违背存在、违背真理的痛苦。在生命潜能之旅中,你将渐渐开放自己的感觉,你会渐渐觉察自己内在的生命、外在的世界,是多么丰富与多姿多彩,你能够接纳、允许,也能存在于每一个当下,或许有一天,我们也能像老子一样倒骑着牛,不去控制、操纵这个世界,而是允许它就是那个样子,能够接受每一个当下的经过,那么在那一刹那,我们也将自由。那时,所有与你接触的人,也都会从你这里得到敬重、自由和最深的、无条件的真爱。那个时候,你的存在就是给自己最美的礼物;那个时候,你就是道,你就是自然。再一次提醒你,这条道路是一个过程,是缓慢、渐进的,不是一个目标或目的,更不能速成。只要你走上这条道路,你就会每天感觉到自己的进步,渐渐地你就越来越能拥舞自然。 wWw%dXsXs%coM.

  

   难道我的脸上长花了吗?沈况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犯着嘀咕。

     人们肯定还能发明更准的时间测量工具。然而,从中国古代的日晷、古埃及的水时计,到后来的沙漏和近代的机械钟表,再到现在常见的电子表、石英钟,直到目前最高精度的原子钟、光钟,我们只不过在制造更加精确的钟表而已,我们从未有机会改变过时间的任何一个方面。

  

  

   “我对失败者的名字没兴趣。”沈况一接到从刘为手中传来的球,缓缓地运着,对着面前的少年,很是不屑地回了一句。

   许多精力白费了,因为我漫无目标。

   更让沈况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后传来了‘刷’的一声,显然,球是进了,而且还是空心入网。

   我是否曾顾影自怜?

  

  

   我终于睁开了眼睛。

     几年前,我有过一次成功的戒烟--不是半小时戒一次的那种,大约半年的时间没有抽一根烟。并且,我戒烟的方法也比较凶悍,家里的所有烟就像以前那么放着,说不抽,就不抽。突然有一天,我记得当时是坐在电脑前面写东西,windows自动升级提醒说要重新启动以下,我就按下了“确定”按钮,计算机重新启动。可是,计算机重启时来自主板小扬声器的那一声“嘀”吓了我一跳--因为手里面有一颗烟早已点到烟屁股,烫了我的手……“天哪,怎么会!”

  小时候,每当在一片宽广的空地上,搭起一座帆布做的彩色房子时,就是所有小孩子最兴奋的时刻。当许许多多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生物聚集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时,全家大大小小都会赶到这个彩色、巨大的帆布房子里,看它们表演。

     1984年,也就是二十年多前,我母亲竟然给我10元钱,允许我报名参加本地第一个计算机学习班。要知道那时候的10元钱,可能相当于现在的1000元还不止--因为当时我父母每月的收入全加起来也不过两百多元。

  

     养成任何一个新的习惯都不容易。需要多久才能真正成为习惯,与天生的一样自然呢?我的经验告诉我,一般需要五年的时间。对,是五年的时间。我看到过很多书籍上说,两个星期就可以养成一个习惯;我想,也许是我笨吧。

   面对黎明,我不再茫然。

     基于过程的记录,不仅更详尽,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好处--遇到结果不好的时候,更容易找到缘由。想明白“基于过程的”与“基于结果的”两种记录之间的区别之后,我开始尝试着在自己记录的每个事件后加上时间。

  

  我生长在一个美丽的乡村。

   我满怀喜悦,迎接新的一天。

   “什么会不会的,看他们那副嚣张的样子,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着自己比别人高,比别人壮而看不起人的家伙!下次不要让我再看见他们,看见一次,我就好好教训他们一次!”‘老大’汪洋一见人已经走得没影了,便开始在自己的伙伴面前放起了马后炮。

  

  

  

     * 如果没有,那就暂时闭嘴--反正不是抱怨。

  

   “GameOver!”冲着那还坐在地上,一脸沮丧的沈况,落地后的苏浩阳微微一笑,但是笑容中的酷意与霸气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沈况的心里。沈况知道,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今天的经历的一切。

  

   两眼都快喷出火来的沈况,此时正一步一步地走向苏浩阳,之前打球时那一颗冷静的心,早已经被苏浩阳这两记大帽给煽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怒气。

  

   面对黎明,我不再茫然。

  

     但无论如何,牢牢记住“我们的认知不仅可能也确实往往背离现实”这个事实本身,已经足已保证我们不断进步了--我们因了解这个事实而已经拥有了良好的自省机制。

   不过从篮网中落下的篮球正巧砸在了那名正在休息的男子的脚上,变向后弹向另一片半场,这到是让沈况一愣,也不多说什么,就径直去捡自己那颗球。

责编: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