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励志演讲稿之 我的理想

发布时间:2018-01-04

励志天下力推天下励志文学,为意志低沉,漫无目的的你重拾自信,奋勇向上。集励志名言,名人名言,励志电影,励志歌曲,励志文章,经典语录等励志向上的文学阅读。

     控制这种天性正确的方法是,仔细审视一下自己都在哪方面这种天性尤为强烈?再一次拿出纸笔罗列。经过几天甚至几个月的长期反复审视,你会发现那个列表变得越来越长。别怕,相信我,谁都是这样的--至少99.9%的人是这样的。然后从列表中挑出一个最重要的(如果你有野心的话,再挑出一个也很重要的),写在随时可以看到的地方,不停地提醒自己这方面一定要控制这种天性。

     真正体会到读书的时候记笔记、甚至大量地记笔记究竟有多大的好处的时候,惊喜之中,我竟然被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突然明白过去我拒绝去练习盲打有多么荒谬了。而当时,就算没有一个异性的刺激,也顶多花上一个星期就可以搞定的事情,我竟然只不过是出于懒惰而拒绝学习和练习。如果,这个念头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哪怕5年前,我花上一个星期学会了盲打,那么,我可以多出多少读书笔记,积累多少文字呢?--更何况差不多15年前,我就有机会、并且完全可能学会盲打。天哪,我浪费了多少时间?不敢再想下去了。

     ……

   总共有两块正规的室外塑胶篮球场组成,周边被一圈铁丝网所围,以防止篮球飞出场地,此处乃是杭州篮球爱好者的聚集地。

  

   对于这样的气氛,苏浩阳的心里还是非常享受的。

   重新鼓起士气的沈况接过了高明发出来的边界球,再次与苏浩阳对上位。

  

   无论如何也要防下这个球,沈况在心里不停地提醒着自己。就现在的情形来看,自己想要挽回面子的唯一办法就是防下这个球。当然,如果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赏回一个大帽,那就更理想了。

  在生命潜能里,第一个哲学就是:我是一切的根源。两千多年前,佛陀就说过,“万法唯心造。”整个世界是我们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佛家很喜欢谈因果关系,现在我们也借着因果来看一看“我是一切的根源”,看看我们生命里过去的经验、我们的潜能、我们许许多多的制约为我们创造出什么样的世界。在潜能开发的领域里,我们又该如何协助自己创造生命里更大的可能性。

  

  

  

     因为,一共要搞定20,000个单词,而因此可能获得的奖学金是每年40,000美元左右--并且连续四年没有失业可能(后来的事实是,他直到五年之后才获得了博士学位)。当时的美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差不多是8:1,所以,大约应该相当于320,000元人民币。而如果一年的税后收入是320,000元人民币的话,那么税前就要赚取差不多400,000元人民币。那么,每个单词应该大约值20元人民币--这还只不过是这算了一年的收入而已。

   我发现,日常生活中,爱戴与钦慕的赢得,是通过每天甚至每小时经常发生的那些看得见的细小的善意行为,它们从一个人的言辞,声调,手势和表情中流露出来。仁慈的人很容易把他的快乐感染周围的人,善良的心好像快乐之泉,使周围每个人闪耀着笑届。每晚就寝前,我庆幸自己已使至少一个人更加快乐或者更加聪明,或者至少更加对自己感到满意。

   对于这样的气氛,苏浩阳的心里还是非常享受的。

   成功时,让我保持谦卑。

   做任何事情,我将尽最大努力。

  

  

  

  

     很久之后,另外一件事发生了。那一年我25岁。1997年前后,互联网上除了聊天室和论坛之外就几乎没有什么其他更加实际的应用。时逢微软的 Windows终于捆绑推出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开发的“微软拼音输入法1.0”。某天下午,跟一个我永远不会知道是谁的女生放肆地聊天两个小时之后,我突然发现所谓的“盲打”我竟然已经无师自通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人羡慕我打字太快,我就索性花了差不多20分钟,把原本默认的“全拼输入”设置改成了“ 双拼输入”;之后还嫌不够,于是,又选择增加了“南方模糊音”的设置(当然,这也是有副作用的,10多年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早已无法分清平卷舌音了……)。

  记得小时候和邻居小孩一起玩儿,碰到意见不同或有冲突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告诉对方“我爸爸怎样说,我妈妈怎样说”。用大人所说的来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再长大一些,上学了,回到家里,和家人意见不同时,就开始会说“老师怎样说”。再长大一些,我们从更多的人、更多的地方学到更多的知识,我们会开始说“孔子说、孟子说、某某人说怎样”。甚至我曾经看过两个小孩在玩游戏之后,有一个小朋友不认账,另外一个小朋友告诉他:“孔子说不可以耍赖。”我不记得孔子说过这句话。或许这是一个笑话,但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活在“别人怎么说”的世界里,却很少回头看看自己的感觉是什么?自己的需要是什么?自己的想法是什么?我们总是要借着外面的世界和许许多多别人的经验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我们学会了累积许多知识与技巧,总是要用“别人觉得那是对的”来证明自己是对的,而这就是知识与经验最大的不同。

     可是,这些貌似出于“理智”的想法肯定是有局限的。否则的话,有一个现象就根本无法解释了:很多人用非常愚蠢而无效率的方法,却最终确实成功了。这样的例子很多。我父亲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黑龙江大学俄语系毕业生。文革期间,在五七干校开始自学英语。在那个时代,收听美国之音不叫“收听”,而是叫“ 偷听敌台”--是可以定罪的。文革结束之后,落实政策,获得平反,80年代初开始在东北的一所高校任教,担任英语系系主任,直至退休。很难想象他那个时候有多少参考书,方法上也没有什么特别--我曾经特意问过他很多细节,我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从我的嘴里才知道这世上还有个什么“艾宾浩斯记忆规律曲线”2的。我常常惊讶于我父亲没有金山词霸,没有真人发音的韦氏字典电子版,没有”我爱背单词“的软件,更没有什么超炫的秘籍,怎么就可以学到那个地步!

  我们将在全国二十个以上的城市开办系列心灵成长读书会,你可以凭《活出自己》免费参加,大家可以共同分享“借着读书读自己”的种种感受。例如,你认同书中的某部分文字,你可以在读书会的“分享”中协助他人对无法专注的这部分产生阅读的兴趣;也许你抗拒的部分,正是他人想进一步了解的,可能会因此继而引起你的兴趣……总之,这里是思想碰撞的盛宴,是经验分享的平台。

  

     为了真正解决学生的问题,我不得不重复其实已经有无数老师早就前仆后继地给他们讲过的道理;最要命的是,我的再次重复居然在被部分学生认为是有必要的同时,再次被更多的学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有时禁不住绝望地想象这些学生将来某一天还是会遇到同样的尴尬,于是他们会交钱去读另外一个什么学习班,然后由另外一个可能与我一样绝望的老师重复一遍我们都重复过的道理,而这些学生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其实只不过是再一次浪费时间 --因为他们还是听不进去,或者干脆“没听到”。

  

   可奇怪的是,当沈况突破了苏浩阳,杀进内线之时,这对上场的双胞胎一点补防的意思也没有,反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沈况,似乎是在期待什么有趣的事发生。看得与他们二人对位的刘为与高明很是莫名其妙。

  

     (一)上司真的很愚蠢吗?

  

  

  

  

   我在彩虹下游移,错过了许多季节。

   在每一次困境中,我总是寻找成功的萌芽。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休息:给伊戈尔写信--十分;

     还有更加夸张的。心理学家斯科特帕克曾经详细记录他所遇到的最为夸张的,最具戏剧性的案例。

  

   “那里?!”那个被自己身边的伙伴称呼为‘老大’的汪洋一愣神,但很就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那里可不是我们这些菜鸟可以去的,去了只会被人当成笑柄。算了,再去找找吧,看有没有别的学校是对外开放的,真的不行,只能回家睡大觉去了。”

  

  

  小时候,每当在一片宽广的空地上,搭起一座帆布做的彩色房子时,就是所有小孩子最兴奋的时刻。当许许多多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生物聚集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时,全家大大小小都会赶到这个彩色、巨大的帆布房子里,看它们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