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名言jar

发布时间:2018-01-04

励志天下力推天下励志文学,为意志低沉,漫无目的的你重拾自信,奋勇向上。集励志名言,名人名言,励志电影,励志歌曲,励志文章,经典语录等励志向上的文学阅读。

  

   不过,苏浩阳还是很快就松开了双手,任自己从篮框上落了下来。虽然自己很享受那感受,但这篮架已经晃得厉害了,再这么吊下去,指不定什么时候球架就坏了,苏浩阳可不愿意掏这冤枉钱。

   那一边,将沈况自以为必进的球给完完全全盖下来的苏浩阳,正慢慢地运走球,游走在三分线外。一点进攻的意思也没有,似乎是在等沈况就位。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我对失败者的名字没兴趣。”沈况一接到从刘为手中传来的球,缓缓地运着,对着面前的少年,很是不屑地回了一句。

  没有觉察的人,生命就好像机器人一样,这个机器人里面的程序,就是他的潜意识,从小到大所累积的经验,就是他的软件设计师。他身上有许多按钮,如果碰到了解这个程序的人或是所谓的“专家”,只要按一下红色钮,这个机器人就开始生气;按下黑色钮,就开始悲伤难过;按下灰色钮,就开始沮丧。有太多没有觉察的人,他们的生命就像这个机器人,被过去的经验控制着,当外界的某一个刺激,触碰到他的某一个点,就会起自动化的某一种反应。

  

  《把时间当作朋友》 作者:作品集

  

     3. 重要

  

  

   一时之间,溜冰场内的人一股脑都涌进了篮球场。几分钟前还热闹的溜冰场,现在已经显得有几分冷清。

  

     当我感觉自己痛苦的时候,总是从笔记本里翻出这两条纪录读一遍。到现在为止,我也没像那个男孩儿一样不幸--他太不幸了,甚至有规律地不幸!有一年冬天,我患了重感冒,躺在床上。突然有点心烦。于是,就把笔记翻出来看。尽管知道自己这么想有点不厚道,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看了一下墙上刚刚翻到11月的挂历,想,那男孩也躺在病床上吧……

  第一卷 第四章更新时间:2015-06-05

  

   帮助我努力获得最高的智慧、抱负和机遇。让我永远不要忘记伸出双手帮助那些需要鼓舞和帮助的人。

  

   我终于明白,耐心与时间甚至比力量与激情更为重要。年复一年的挫折终将迎来收获的季节。所有已经完成的,或者将要进行的,都少不了那孜孜不倦、楔而不舍、坚忍不拔的拼搏过程。这种过程是一点一滴的积累,步步为营的拓展,循序渐进的成功。

  

  

  

   “阿况,情况有点不对头啊!”此时的三人碰到这样的场面不禁都站到了一块,高明不自然地冲着沈况低语了一句。

  

  

  

  

     大约两个星期不到的时间里,我马上体会到了这种新的记录方法的另外一个巨大好处:它会使你对时间的感觉越来越精确。前面我们就讲过每个人都有的感觉 “时间越来越快”,以及为什么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而这样的感觉会使我们产生很多不必要的焦虑。焦虑本身没有任何帮助,只能带来负面影响。我的体会是,这种基于过程的“事件-时间日志”记录可以调整我对时间的感觉,在估算任何工作量的时候,都更容易确定“真正现实可行的目标”。又恰恰因此总是基本上可以达成目标,于是,基本上可以算是“战胜了焦虑”。

  

  

  同样的,在生命里如果有很多次失恋的经验,我相信第一次和第五次、第十次的经验会有很大的不同。你对第一次的失恋感到非常痛苦,慢慢地,随着每一次失恋,你不再感到那么难过,甚至到了第十次,你可能不需几分钟就能避开那些痛苦。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会了摆脱痛苦的方法。

     3. 中午与朋友吃饭。12点到餐馆,13点45分离开。花费105分钟。

  

  

  识”与“学术”。再加上直到最近,我重新对人性、对人本质的智慧有了更深的信任,自己也能越来越随缘,生命的领域也更加宽广,这才逐渐消除了这种担心。

  

  

  

   感谢上帝,把这些珍贵的羊皮卷交到我的手上,使我的生命从此有了转机。我不再像以往那样逃避挑战。我恍然大悟,原来在每一个朝圣者的旅途中,都有一处圣地,在那里,我们会感到与神的接近,天堂仿佛弯向我们的头顶上方,天使来了,牵起我们的手。那里是献祭的圣坛,是道德与非道德的会场,是审判的法庭,进行着人生最大的战役。过去的失败、痛苦、甚至那些令人心碎的事情,几乎已被遗忘,而快乐将至,在未来的岁月中,每每回首,我忘不了那最初体味成功的时刻。

   热情是世界上最大的财富。它的潜在价值远远超过金钱与权势。热情摧毁偏见与敌意,摈弃懒惰,扫除障碍。我认识到,热情是行动的信仰,有了这种信仰,我们就会无往不胜。

  

   我不再于空等中期待机会之神的拥抱。

  

     * 快乐是一种本事。

   看着一脸平静的苏浩阳,沈况恨声地道:“小子,别以为盖了老子一个帽就尾巴翘上天了,比赛才刚开始!”

  

     1984年,也就是二十年多前,我母亲竟然给我10元钱,允许我报名参加本地第一个计算机学习班。要知道那时候的10元钱,可能相当于现在的1000元还不止--因为当时我父母每月的收入全加起来也不过两百多元。